首页  »  淫荡人妻  »  [我的女鬼女友](7-9)作者:MRnobody
[我的女鬼女友](7-9)作者:MRnobody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1302

               第七章

  好在我家小女鬼还算体贴,并没有坚持再去看一场电影什么的,在午餐过后就和我一起回到了这间她曾经住过很久的房子。

  「说起来我一直忘了问,那时候你家人要离开时,你怎么没有跟他们一起走,而是继续留在这里呢?」. ^

  「那个......事先我又不知道他们会搬去哪里,走的那天车子又开那么快,
我没有追上,于是就回来了嘛......」

  「呃......倒是蛮有你的风格的。那就......」

  书怡进到屋子里以后很自然地脱掉了外套,更由于客厅对我来说只是杂物间,根本没有可以落座的地方,所以她就直接牵着我的手进了卧室。与她如此大方的, 举动对比起来,反倒是我犹豫不决,不知道是该委婉地提起要上床的事还是直接扒了自己的衣服。

  书怡没有注意到我纠结的表情,只是坐在床边两脚交叠着晃来晃去,眼光在屋里四处打量。

  「你哦,老是那么懒,昨晚换下来的衣服也不说去洗一下。」

  注意到床脚堆着的脏衣服,书怡嫌弃地抽抽鼻子,然后就站起身将它们收在怀里好像准备要拿去洗。

  「那个不用你来干,我自己晚上会洗啦!等等,这两天我们又没见面,你是 怎么知道它们是我昨晚换下的?」

  「啊!那个......」
|
  书怡仿佛被我拆穿了什么,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这两天......你来过了?」

  我想到那个可能,心里一热。

  「嗯......其实,这两天晚上等俊豪睡了之后我都有偷偷回这边,不过回来!
的时候你都已经睡了,所以就没有打扰你。」

  书怡被我猜到,小小声乖乖承认。  

  「那你都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就......快要天亮的时候啊。现在有了自己的人类身体,不知道为什么会
有点怀念原来住在小猫里面的时候,当然有时候也会跑到你那个吹气娃娃里面啦 用那个身体看着你睡着的样子的时候,会让我想起那天晚上我们认识时发生的事。
  「那天啊......有什么好怀念的......」

  想起那晚我在书怡附身的娃娃身上来了一发,还真的蛮尴尬的。

  「那晚很宝贵呢。」

  书怡向我微笑道。

  「以前住在这里的人,要么是听不见我说话,从头到尾都没发现过我的存在,要么是我不小心被他们发现,然后他们立刻就会带着家人害怕地离开。为了不让我留在这里,房东先生还曾经带着道士来驱过鬼,甚至打算要求开发商将这个房间封起来,重新换一套房给他。那段时间,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多余,除了被人厌恶之外没有一点留在这世上的意义。可是只有你,能听得到我的声音,也不会害怕我,还拥抱了我。虽然那时候感受不到,但今天再被你抱着的时候,我猜测那天晚上的那个拥抱应该也是一样很温暖的吧......」

  「你这傻丫头......」

  书怡的话教我明白原来想要和喜欢的女孩亲热是不需要任何言辞作为借口的,在看着她说着话,双眸闪着晶莹光芒的时候,我没有任何语言,身体已经自动地 走到她的身后,将她抱在怀中。

  很自然地,书怡手中的脏衣服都落在了地上,她转过头来凑上嘴唇,与我吻住,我的双手放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轻柔地按压、摩擦,在触到毛衣下摆的时候,轻缓地伸了进去。

  「嘻嘻,好凉!」

  虽然仍有一层打底衫隔着,但冰冻的双手仍让书怡娇笑着叫出声来,然后在我要抽回手掌的时候,她却隔着毛衣将我的手背摁住,摁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先暖热了再摸其他地方哦!」

  「嗯。」

  我轻轻应了一声,她的唇瓣近在只咫,话语间的气息扑打在我的嘴唇上,痒痒麻麻的感觉,我在她红唇上轻啄,然后含着她的上唇轻轻地吮吸起来。

  「嗯......」

  书怡放松了身体靠在我身上,仰着头闭着眼睛任我采撷着她的小嘴,喉间发出慵懒的哼声。我依旧轻吻着她,嘴唇、脸颊、耳朵、脖子。

  「不要......好痒......」

  当我在她颈动脉上舔吻的时候,书怡终于忍不住瑟缩了一下,长发扫过我的鼻尖,我打了个哆嗦,仍在她毛衣内的双手开始移动,这一次,她没有再拦阻。
  隔着打底衫轻薄的衣料,我能够感受到书怡肌肤上绵软的触感和微烫的温度, 甚至双手越往上移动,就越是能体会到她此刻心脏跳动的有多么剧烈。

  「会紧张吗?」

  「嗯。」

  虽然俊豪和静馨应该已经亲密多次,但刚刚进入这身体不久的书怡在精神上仍是处女,尽管说起来她已经观摩过王先生李太太的现场表演,不过真的轮到自己,作为女孩子怎样也会紧张的吧。

  「放心,我会很温柔的哦!」

  我在她耳郭柔柔地吹着气,双手终于来到目的地,覆盖上了她饱满的双峰。
  「你......你很有经验吗?」

  似乎是因为沉默着不说话会更紧张,书怡虽然在喘着粗气,但仍是试着与我说点什么。

  「如果是说碰到女生这里的话是有过几次,但是更进一步的我也没经历过哦。」

  我的手掌隔着内衣和打底衫在她的乳丘上轻揉,拇指缓缓地抚摸着已可以明显感触到的两粒凸起。

  「嗯......你......」

  书怡没有你出个所以然,小脑袋不住在我脸上蹭来蹭去的,害羞,又似乎带点期待。

  「俊豪有对你这样过吗?」

  「嗯......有......有啦......」

  好吧,是我自己神经病会在这个时候问这种问题来找虐。两人就在一张床上睡着,就算书怡可以以身体原因为由拒绝和俊豪做爱,难道她还可以阻止他抚摸自己女朋友的身体吗?

  「你......不高兴了吗?」

  察觉到我的动作僵了一下,书怡小心翼翼地问。

  「呵呵,我应该不像是会因为这种事情高兴的变态吧......」

  我苦笑一下,看到书怡的表情黯了下来又有点心疼:

  「不要这样啦,我并不是在怪你。只是,这种事情我总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的嘛......」

  「嗯,我明白的......」

  说完这一句,书怡挣开了我的怀抱,向前走了一步,转身,在我的目光中将上衣完全脱去,连内衣也没有留下:

  「之前......说过会拿这具身体来补偿你,虽然我这样做有点自作主张,不
过既然静馨都没有跳出来反对的话,那......大概......是可以的吧......」

  这个......指望静馨跳出来反对,不就和上课点名时让没有来的同学自己举 
手一样吗?这丫头找了个好烂的借口啊......不过这种时候会去拆穿她的人才是
真的白痴,所以,我也就......

  「那么......既然静馨小姐都已经默认,我就......不客气了......」

  「嗯......」

  我想那个程静馨如果听到我们这样的对白的话应该会很吐血,不过连古人都,说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嘛,谁要她长这么漂亮。
; 
  尽管我知道这样的想法可能会让某位女权主义的读者想要砍人,不过......
现在不是去管那些的时候啦!书怡就站在我一步远的地方,上身赤裸着,双手环在胸前,害羞地遮挡住两颗小蓓蕾。她的身子有点瑟缩,但从牛仔裤裤腰中延伸出的小腹依旧平坦得没有一丝褶皱和赘肉,连肚脐看起来都是那么小巧精致,更不必说腰肢上面那洁白的双臂根本无法挡住的圆润的诱人弧线......
  「唔......」

  第三次的接吻,彼此都很熟练得闭上了眼睛,张开了嘴唇,找到对方的舌头与之纠缠不清。不过这次我没有拥抱住她,而是捉着她的手腕轻轻地将两只小手牵引到我的腰上,努力去感受她柔软的胸脯压在我胸膛的感觉。

  可是什么也没感受到,我穿得好像有点厚了。

  不用你们教我也知道现在是脱衣服的时候,三下五除二把自己的上身也扒到 精赤条条,再次将书怡拥入怀中,这一次,是真的感觉到那两团如棉花般柔软的雪肉压在了胸膛上,随着彼此起伏的呼吸,两粒凸起在我的肌肤上留下时轻时重的触感。

  「嗯......」

  说也奇怪,明明就只是嘴对嘴吸对方的舌头,喝对方的口水,可是接吻这种事就是怎么做也做不够。耳朵里听到书怡已经有点意乱情迷的轻哼,我想要进行下一步动作,却又舍不得离开柔软的唇瓣,于是就这样抱着她依旧吻得难舍难分着,将她扑倒在床上。

  花了好大的决心才离开温热湿润的口腔,书怡又抬起头追着我的嘴唇在我唇角依依不舍地吮吸了一下才又重新躺平,俏脸微侧着,长发缤纷,女神般诱人。
  「我爱你。」

  我觉得这种时候应该说这句话才对,于是就对她说了。她听到后,眼角中似乎要泛起泪光,小手在我脸上轻柔地摩挲,柔柔地道:

  「叫我的名字好吗?」

  「何书怡,我爱你。」

  我想这女孩并没有完全相信我的那句话,也许她依旧担心着现在在我眼睛里的只有那个叫程静馨的女孩的身体而已。其实她原本可以离开我,安心地和那个更好的男生在一起。就好像她的家人搬家那天一样,车祸发生以后,她不需要对我勾手指,我也不知道他们会去到那里,扔下我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反正就算 我追上门去也没有人会相信这女孩身体里住着另外一只女鬼而且是我的女朋友。
  但是书怡仍是义无反顾地选择继续和我纠缠下去,并且把一个女孩子虽说严 格意义上已经不存在的处女之身交给我,为的只是一个她自己也不相信的谎言而已。

  我忽然觉得自己很卑鄙。

  「你......还在等什么......」 

  书怡看我盯着她不说话也不再动作,也许是觉得有点冷,害羞地提醒着我。
  「我们......不做了吧......」

  虽然面对的是静馨的脸庞,但那眼神中透出的单纯的心思无疑就是书怡的我忽然觉得面对着那道目光,我没有办法做下去。于是我颓然地倒在她身边为她盖上被子。

  「你这样子......要怎么对读者交代?」

  「嗯?」

  「呃......我是说,你这样子没关系吗?以前李太太第一次和王先生在这边
见面,李太太不愿意做,王先生就对她说:「你看我都肿成这样子,你不帮我吸出来的话我会死的。」刚刚你抱着我的时候,我有感觉到你那里好像也肿的很厉害,这样停下没关系吗?」

  看着书怡认真的表情,我不敢确定她是真的在关心我会有生命危险还是在讲冷笑话,不过她侧过身子来看我的样子真的好美。

  「傻瓜,让我多抱你一会就好了。」

  「嗯。」

  小女鬼答应着,钻进了我的怀里。

  少女的身体是那样温热,拥在怀中是那样的安心。我不知道此刻该说什么,也许什么也不用说,静静地睡着就好了吧。

  睡着了,醒来以后她就不会在身边。睡着了,就不用眼睁睁看着她离开我去找别的男生。

  这样想着,我追逐着那股让人安心的倦意,缓缓合上了眼睛,然后......透
不过气来了!

  「等一等!等一等!现在还不能睡,我还有重要的事情忘记和你说了!」
  「喂喂喂!你不要捏着我鼻子啊,会憋死啦!」

                              第八章   
     我想那时候我就算憋死也应该强行睡着的。

  书怡所说的重要的事情是关于她的工作,没错,我一直忘了程静馨作为一个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大学毕业生并不是那种被人养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被上就好的女孩子,所以她也是有工作的。并且随着伤势的好转,书怡很快就要面临需要回去上班的状况。

  刚好这份财务工作,书怡不会做。

  不能求助俊豪,也不可能一晚上进修完整个会计课程,书怡没办法可想,总不能回到公司对老板说被车撞到失忆,什么都记得偏偏忘记了要怎么工作吧?所以她还是把希望寄托在了我的身上。

  「大姐,我是做销售策划的,不是在做会计啊!」

  「不都是和钱有关,应该差不多啦,这可是你女朋友的事诶,你就帮帮忙嘛。」
  书怡不顾自己还没有穿上衣,就那么双手合十把一对乳房挤出一条深沟,露着讨好的笑脸哀求我......他妈的,这样子我要怎么拒绝!

  「好啦好啦,回头有需要做的报表什么的就用邮箱发给我,我加班给你做啦!」
  「就知道你最好了,么啊!」

  洁白的裸臂环上我的脖子,柔软的红唇在我脸颊上印上香吻,看着她放下心事逐笑颜开的表情,我想自己接下这种工作应该是划算的吧!

  「话说回来,你会用邮箱的吧?」

  「当然会啊,以前这里有住一个像你一样的宅男,好像叫阿玄还是什么的,整天都在用邮箱啊。」

  「宅男?用邮箱?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看到他只要一看到网络上有人发漂亮女生的图片,就会留言说:求种,邮箱xxxxxxx。」

  「呃......话说你这些年见过的人还真是形形色色啊......」
  总之就是没有上到美女还平白多了一份工作,而且我还傻乎乎地觉得能换到书怡那开心的笑脸就值得了。难怪人家说恋爱中的人都是蠢到无可救药的。
  「话说,你也可以跟你老板说给你换个岗位啊,那样子也可以解决吧?」
  「嗯,这样应该也是可以。那你就选一个你比较擅长的项目,我会去跟他说的。」

  「喂!为什么换了岗位也还是我啊?」

  「因为......那个公司的事情人家根本什么都不会嘛~」

  「你......你就冲我卖萌撒娇吧......总有一天这招会不管用的,我发誓!」

  看着小女鬼眼睛笑成一条线的可爱样子,拒绝的话又说不出来了,我只好悻悻然地投了降。  

  「放心啦!这样的日子不会持续很久的。」

  丫头也还有点良心,抱着我用鼻尖在我脸上蹭来蹭去示好。

  「哦?难道你还打算真的把工作方法学起来吗?算了啦,交给我就好了诶
     等等!还是说......你是有打算过段时间跟俊豪分手吗?」
  不知道怎么的我就想到了这种可能性,心里的那份希望噌地一下就冒了出来,但是书怡眼中的那一抹黯然立刻又将它摁了回去。

  「你啊,一点都不懂科学。」

  「喂!这和科学有什么关系啊?再说这句话我翻脸哦!」

  「嘻嘻,道歉~」

  书怡笑着把脸埋进了我的脖子。

  无论再怎么舍不得,温存的时光毕竟还是有限,很快就到了俊豪快要下班的时间,我也只好帮书怡穿起衣服依依不舍地送她出门。

  「那个......你知道的,我没有办法拒绝他太久......」
  「嗯,我知道的。」

  走到门外的时候,书怡转身犹豫着对我说出那句话。我明白她说的是什么,也无法要求她做什么。就如同她所说的,何书怡是何书怡,程静馨是程静馨,我不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女鬼还是她和静馨的结合体,在她想要努力把两人区别开来的时候,我想,我也应该要学会把她们当做两个人吧。

  属于俊豪的那部分,终究还是属于他的。 

  在那之后,我没有再问起过书怡有没有和俊豪发生关系,她也很有默契地只字不提。我们会每天发很多信息联系,我也会帮她处理掉她不懂的工作,偶尔偷偷的约会,像早恋的中学生一样把单独相处的时光当做人生最后的日子,每一分每一秒都珍惜着度过。

  我们也没有做爱。

  不,确切来说是有的。书怡经常会在俊豪熟睡以后离开静馨的身体来找我,然后,有时候我们会像认识的第一晚那样做爱。这很可笑,当书怡在充气娃娃中的时候,我和她做起来没有任何负担,但当她进入到静馨的身体,我的大脑就会, 自动提醒我那些视觉上的诱惑都是来自于另外一个女人。

  如果沉迷于那具身体的话,是对书怡的背叛。

  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上了一个没有身体的,我连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的女鬼,然后竟然为了她放弃了和我曾经向往不已的那具娇躯发生关系的机会。

  是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喜欢上了她,并不是因为作者不想写肉戏的缘故。" n9 {) M* v9   V2 T% H! A/ D
  我原以为我和书怡的关系就会像这样一直维持下去,然而终究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在某次书怡偷偷从公司溜出来与我约会过后,我送她去地铁站,然后,缓缓停靠的列车玻璃上透出了俊豪惊愕的脸。

  「你......你是......」

  我当然不会没种到要丢书怡一个人回去跟他解释,所以大义凛然地与她一起站在原地,镇定地看着俊豪下了车向我们走过来。

  然后,我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向他解释。

  「俊豪,他叫唐小吉,是我哥哥。哥,这就是我男朋友邱俊豪,我跟你说过 的。」

  呃......我还在脑中组织语言的时候,身边的小女鬼已经大大方方地开始介
绍起双方认识。虽说电影里男主角会常常没智商地误以为女友出轨然后发现那天在她身边的那个男生其实是她哥哥,但这一招放在这边真的会管用吗?

  「哥哥?我没听你说过啊。」

  果然,小帅哥满脸的怀疑。

  「这个......不太好说嘛。你知道我爸爸在认识我妈妈之前结过一次婚了吧?
我哥就是他和前妻生的孩子,最近我们才偶然遇见,都还没机会介绍给你认识。」
  这丫头,说起谎来还真是一本正经啊......

  「等一下,你爸爸以前结过婚我知道,但是并没有听你爸妈说过他以前有孩子啊,而且,既然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他为什么不姓何啊?」

  「和前妻生过孩子这种事我爸哪里敢随便提起啊,以为我妈听了不难过吗?姓的问题的话,因为我哥哥是随母姓的,所以跟我不一样咯!」

  「也对,你爸妈那么不喜欢我,不会把你家的事情都说给我听的。那么,哥哥,你好,我是邱俊豪。」

  提到静馨父母不喜欢他的时候,俊豪神色暗了一下,但很快就摆上笑脸,有礼貌地对我伸出手来。

  「嗯,你好。」

  我自然也只能与他握手打招呼,同时心里想着:这么屌的谎话你也信,少年 你真的很有戴绿帽的潜质啊!

  接下来就是捡日不如撞日地三个人,不,确切地说是两个人、一只鬼和一具 尸体在一起吃了一顿饭。由于事先没有经过任何对接,对于俊豪的各种问题我都.是生怕说多错多地惜字如金,搞得他到最后一个劲地对书怡说「你哥哥好酷啊!」
  这男生,智商没问题吧......难怪长那么帅静馨她父母还不喜欢他。
  照理说那个时间点俊豪应该还在公司上班,我们没理由会撞上他。我和书怡奸情败漏的原因是这小子因为前段时间做的一个项目很成功,于是获得了老板特准的三天带薪休假,连上周末的话就有五天假期。他也准备利用这难得的时间带书怡一起出去玩一趟

  「哥哥你要是工作不忙的话,也可以请假和我们一起去啊。」

  「好啊。」

  俊豪对我提出邀请绝对只是因为礼貌性地对这只大电灯泡客套一下,所以在我立刻同意之后他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很尴尬,我呢,就干脆不要脸到底,假惺惺地说了句:

  「要是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不......没什么不方便的......」

  「那就好。」

  于是就这样定下了旅程。

  其实我平常不是这么没脸没皮的人,但是......自从车祸那天没有再亲眼看}
到书怡和俊豪在一起,如今再次见到,那该死的吃醋感便又重新涌了回来。如果对面亲昵地互相夹菜的只是俊豪和静馨的尸体的话,我绝对可以做到无动于衷。但是用那张嘴说出软软声音的是我的书怡,我就是没办法强迫自己让他们好好地呆在一起。

  更不能接受他要把我的女友带离我身边那么久!

  还有另一重原因就是对书怡的生气。俊豪提出去旅游的时候她可以拒绝的,但是她没有。她就那么一脸甜蜜,甚至非常期待地答应了下来,这让我觉得我没有从她那里感受到与我相同分量的依恋和不舍。

  简单地说,我在赌气,因为吃醋而赌气,因为小女鬼对我的冷淡而赌气。
  赌气的结果就是他们是带薪休假,而我被扣掉了半个月的工资,同时因为自o己是「家长」的原因,承担了本次旅行的全部费用。

  唉,总之就当做正常的带女友出去旅行顺便再带上她的另一个男友好了。(话说这种事哪里正常了?)不管怎样,这也是我和书怡第一次的共同出行,地点是一个说好听点叫山清水秀说直白一点就是鸟不拉屎的小城市。

  入住旅馆的时候有一点小小的分歧。本来如果没有我的话他们两人是理所当然住在同一间,但现在家长在旁,虽说彼此心知肚明,但俊豪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当着我的面把我妹妹未婚先睡,所以最后很不情愿地与我同住一间,给书怡单独开了另外一间。

  俊豪在屋里,书怡就没办法跑来陪我,但总比让他们两个在隔壁苟合好得多。只是不知道那不用睡觉的小丫头晚上都在做什么,也许是附身在这间屋子里的不知道什么东西上正静静看着我......们俩呢。

  所以,其实俊豪不知道,我每天睡前的那句晚安并不是对他说的。

  他也不知道,老子每天晚上那么早睡只是因为不想跟他聊天,其实并没有那/么快睡着,所以他大半夜忽然偷偷溜出去老子是发现了的!!

               第九章

  说起来也是俊豪自己太沉不住气,那时都已经是旅行的第三天,只要再撑一晚我们就会返程。到时回到他们自己家里他愿意怎么折腾静馨的身体我都管不到,可偏偏就是这一个晚上他在半夜忽然溜了出去,用脚趾头也想得出目的地是哪里。
    「喂,你男友跑去找你了,你还不赶紧回去!」

  俊豪出屋后我对着空气冷冷地说了一句,我不确定书怡此刻在不在这个房间,但是我希望她在,同时也希望她听出我的语气里有多么不满。

  没有回应。我在黑暗中呆坐了半天,没有听到任何东西发出任何声音,唯一的一丝声响,是从隔壁传来的。

  像这种小旅馆隔音都不会太好,我虽然知道这种时候去偷听他们在干什么纯粹是自己找虐,但仍是跑去旅行箱里拿了个杯子出来贴在墙上,然后把耳朵凑了上去。

    「讨厌,你不要这样子,哥哥在隔壁,他会听到啦!」

  「他已经睡着了,哪里可能会听到?这几天我连你的手都不敢牵,都快想死你了。好馨馨,你忍心看我难受吗?」

  因为我开始偷听时对话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所以听到的内容已经非常直白漏骨。我想如果刚才书怡真的在这间屋子,真的有听到我那句话的话,现在应该是会拒绝的。但是……

    「好啦,我知道了啦,你……躺下……」

    「嗯,爱死你了!」

    是的,书怡没有拒绝,而且她让他躺下。o

  接下来的声音我听不清楚,也许只是脱掉睡衣的话也不需要发出什么声音过了一阵子,传来的是一声俊豪舒服的叹息。

    「好舒服,馨馨,你最好了。」

    书怡没有回应,除了连续不断的男生的喘息之外,一片寂静。

    「馨馨,不用用嘴了,你再吸我就射了……快上来……」

    「嗯……」

    几分钟后,俊豪的话打破了我「也许他只是扭伤了腰让书怡帮他揉一揉」
    幻想,明确无误地告诉我刚才我的女友在帮他口交。

  没错,是我的女友在帮他口交。静馨的尸体是不会主动口交的,书怡,那个刚才发出娇羞无比的声音的女孩才会。

    「哦……好舒服……」

  俊豪的这一声呻吟音量大了很多,我想是他在隐忍了几天之后终于把那根东西送进了书怡的体内。

    「讨厌……这么硬……好深……」

    这是第一次吧,听到我女友在床上说出的这种话。

    「那我动了哦……」

    「嗯,快点……」

  这种话通常不都该由男生来问的吗?你不是说过你只是拒绝不了他吗?拒绝不了所代表的,并不应该是这样的主动啊!

  我开始后悔同意了这一场旅行,俊豪和书怡的对话那么的习以为常,也就是说像这样大玩女上位的行为在他们的房子里不知道已经发生了多少次。如果只是俊豪主动地去和书怡亲热,那么我可以单纯地认为他占有的不过是静馨的身体,是他自己女友的身体。我甚至天真地幻想过在两人做爱的时候,书怡会离开那具身体,让俊豪去在一具尸体上发泄欲望。可是……

    「馨馨……再快一点……好舒服……再用力……我想顶到你最里面……」
    「讨厌……每次……每次都这样……太深的话……会……受不了。
    叫出来的话……会被……哥哥……听到的……」

    「没关系……他睡着了……听不到的……」

    「可是……可是……嗯……不……」

    「馨馨……没关系……叫出来……我想听你叫……」

    「嗯……我……不……受不了……讨厌……好深……好大……」

  一声接着一声,音量不断变大,渐渐的已经到了我不需要杯子也可以听到的程度,但是,我已经真的不想再听下去。

    我忽然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所有的想法都是个笑话。

  俊豪的时间并不算持久,没过一会就在书怡软软的呻吟声中缴械投降。也许两人又说了一些情意绵绵的事后情话,我没有再去偷听,就那样静静躺在床上,等到俊豪再返回房子的时候,我翻了个身继续装睡,没有去面对他。

  可是我也没有闭上眼睛,就那样瞪大着双目盯着眼前的黑暗,我想如果书怡也进到这间屋子的话,她会看到的。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便踏上了归家的旅程,我的脸一直很臭,尽管我已经竭力控制自己,但是看到俊豪和书怡在一起互相嘘寒问暖的样子,我还是会忍不住摆出冰冷的表情。在我的影响下,一路上大家都有点尴尬,最后下了长途车,我在车站去上厕所的时候,俊豪也紧跟了过来,在卫生间里硬塞给我三千元钱。
  这家伙,以为我是因为独自负担旅行费用才生气的吗?倒也好,毕竟连我自己都无法为自己的怒气提出合理的解释。

  这天晚上书怡没有来找我,接下来剩余的一天假期是原本定好的各自休整的日子,我前一晚等了一夜,所以很晚才睡醒,睁眼的第一件事就是对着空气问了一声:

    「你来了吗?」

  没有回答。我躺在那里开始苦笑,笑着笑着就忽然有了想哭的冲动。那一刻我的心里只有一个问题:我真的能留住她吗?

    我拨通了书怡的电话,让她来找我,用静馨的身体。

  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家里有一只不倒翁摆在柜子上,那时候我妈每天打扫卫生时候都要把它擦上一遍。算起来它在我家呆了可能有三年或者更久,我一直觉得她很喜欢它。可是某一天我早上要出门上学的时候发现它躺在门口的垃圾桶里,于是我捡起了它,擦得干干净净,然后又重新摆回了原来的位置。

    中午放学回家,我妈见我的第一句话就是:

    「是不是你又把它给捡回来了?」

  我点头,看着那个重新被丢进垃圾桶的不倒翁,还有柜子上那个新摆上去的崭新的水晶装饰。我妈数落我说那不倒翁摆在那里碍眼的很,每天还要擦,擦了也擦不亮,早就想扔了,结果你个熊孩子平常败家得跟什么似的,其他东西不见你珍惜,倒是对这垃圾玩意儿挺重视。

    我想世上的东西大概总是这样,你觉得应该珍惜的,实际上未必就那么重要。

  书怡进屋以后急匆匆地问我怎么了。因为我电话里没有跟她说得很清楚,她来得也很仓促,看得出衣服都是随便穿的,并没有像平日里那样精心搭配。
    不过那也不重要。

  我抱住了她,不是爱怜的拥抱,而是直接将她腾空抱起,抱进了卧室,扔在了床上。

    「你……」

    「把衣服脱了!」

  我的语气很凶恶,眼神很冷峻,书怡看了我一会,默默地开始脱衣服,同时,我也脱光了自己的。

  我曾经幻想过如果我要和书怡的这具身体做爱该要怎么表现,如果显示得对身体太过迷恋会不会让她吃起静馨的飞醋?如果进行得太过草率又会不会给她留下不好的感觉?我要怎样吻她?我要先抚摸她哪里?甚至要不要戴套子我都有认真地考虑过。

    但是,尽管我曾经想了那么多,真的到了这一刻,却与我想的完全不一样。
  压上她的身子,分开她而双腿,我已经忘记了曾经偷偷看着这双漂亮的长腿和精致的脚丫流过多少口水。此刻,我唯一的目标就只有她胯间的那个我曾经不敢触及,但是俊豪可以随意玩弄的地方。3 ]

    「你不要……俊豪刚刚……」

  也许书怡有点被我吓傻,到我的龟头分开了她的花瓣时才想起用力地推拒我,但是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果然……刚刚在家才做过吗?

  进入的时候感到了一股黏黏的湿滑,我想那一定不是现在委屈得快要哭出来的书怡分泌出的东西,我觉得一阵恶心,但还是插了进去,然后用力地抽送起来。
  书怡没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我的眼睛,不停地流着眼泪,偶尔抽一下鼻子,静静地承受着我放肆的发泄,发泄欲望,发泄情绪。我想当时我的眼神一定很吓人,竟然让一只女鬼都不敢反抗。

  然而她还是了解我的,至少在某些方面。大概真的只过了五分钟的时间,我就在她体内射出了精液,然后把依旧没有软化,却已经没有欲望的阳具抽了出来。
  这次我没有在她身边躺下,只是下了床,拿起卫生纸给自己撕了一些,然后把剩下的丢给她。书怡一言不发,细细地擦拭着自己的下体,然后穿起衣服。
    「你以后不用来找我了,好好和俊豪在一起吧。」

    尽管已经下定了决心,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好痛。

    「为什么?」

    书怡坐在床边看我,双足还赤裸着,并没有起身离开的打算。

    「不为什么。只是,我觉得我永远都没办法适应这种关系。」^

    「可是……我不想离开你……」

  和我对旧时代女生的印象不同,书怡从不胆怯于表达自己的想法。我想着和她死的时候仍是个小女孩也有关系。

    「那你就离开俊豪,和我在一起!」

    「我……」

    书怡张了张嘴,眼神复杂地看着我,然后肩膀颓然地垂下:

    「对不起,不行的……」

    「为什么?因为你和他在一起很享受吗?」

  那一刻我想起在古代有一个叫做东食西宿的词,讲的是一个女孩子既想要享受和富家子弟成亲之后的优越生活,又想要可以和自己喜欢的贫穷男孩夜晚私会
    「我……我答应过她的……」

    书怡沉默了好一阵子,才垂下头去轻轻说道:

  「我知道你听到了那天晚上的事,也看到了你的不满。所以我昨晚没有来找你,因为我没有想好要怎样面对你。其实,那天我看到了这个叫程静馨的女孩,就在车祸的时候。那时候,她就那样子呆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身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于是我过去问她:「不好意思,你这个身体还要吗?如果不要了可不可以送给我?」,她看了我一下,说:「你就是那个人吗?」。我不知道她问的是什么意思,所以没有回答她,然后她说:「那就送给你了,要好好对她,不要离开她哦!」,她说得很郑重,虽然没有让我发誓,但是我在答应她的时候是抱着最严肃的心态做下承诺的,所以,我没办法现在又打破这个承诺。」

  「你是说……那个女孩也变成了鬼?那她现在在哪里?她又为什么要把身体送给你?她要你珍惜她的身体又和你不愿意离开俊豪有什么关系?」

    书怡说的事情我并不知道,那天的车祸竟然还发生了这样的事吗?
  「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她走的时候我对她说:「那边那个男生抱着的玩偶是我新买来的,只用过一次,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暂时住在里面」,她有答应,但我不知道她现在还在不在那里。然后……关于俊豪的事……一开始我也以为静馨说要我珍惜的是她的身体,可是真的进来之后,我立刻就知道不是的,那个「她」,其实应该是「他」才对。」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1-18更新.

    广告合作qq:3529437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