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小说  »  [陌生的世界](1- 4)作者:流浪狗
[陌生的世界](1- 4)作者:流浪狗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5297(1- 4)
 
                1、
 
  闻明迷迷糊糊地从晕睡的状态醒来。睁眼一看,就傻了眼。原来不知何时他 竟然一丝不挂地被人双手反捆在一只坐便器旁。更加不可思议地是他的颈间居然 还戴了一只皮制的狗项圈,项圈上一根细铁链系在坐便器后的水管上。在看看四 周,洁白的坐便器,米黄色的豪华洗脸台。墙壁和地面都铺设着带欧式油画风格 的瓷砖。这里应当是一户人家的卫生间。闻明虽然双手被捆,但他仍旧试图站起 身来。可这时他才发现他的双腿间也系了根细铁链,而且铁链一直延伸到腰部。 也就是说他连站立起来都不可能,只能半蹲、半跪壮的坐在冰冷的地砖上。他可 是记得清楚明明是在家睡觉来着,又怎么会被人反捆到马桶边呢?天啦!到底发 生了什么事情?
 
  「老公?你说那个家畜被捆在马桶旁会不会老实呀!」一个很熟悉的女声从 外面传来。
 
  「老不老实人家订家畜的地方不是说了吗?为了安全考虑,先让咱们给它洗 半个月的脑。另外什么也别给它吃。我想就干脆让它做半个月咱们夫妇的厕奴。 每次咱们大小便后用它的嘴给我们舔干净。如果表现好的话再喂它点吃的,要不 然就天天逼它喝尿、吃屎。我想半个月下来它一定比你以前养的『小白』还要乖。」 
  「还是让它喝尿吧,毕竟吃屎也太脏了。而且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 你不是就羡慕许局长家有个可以随时替你们舔鸡巴的家畜吗?」
 
  卫生间外夫妻俩的对话被闻明听了个一清二楚。他终于想起来他们夫妇俩是 谁了。不就是住在他家隔壁别墅里的杨峻、徐果夫妇吗?对于他们俩他可是太熟 悉了。他们不仅是邻居,同住在Z市的高档小区富贵岛里。杨峻还是他的大学同 学兼死党,而他的妻子徐果则是他的小师妹。当年在学校里可是校花啊!也不知 道怎么让杨峻这小子给弄到了手,每想起此事闻明便妒忌地很。而他们口中提到 的许局长则是杨峻的顶头上司地税局局长许柏年。杨峻现在是副科长。但唯一让 他想不明白的是他又如何给赤身裸体地被捆到马桶边的。而且他们口中的家畜又 是怎么一回事。还要让他吃屎、喝尿,虽说他有点受虐倾向。可杨峻夫妇并不知 道啊!光听杨峻说每每在他们夫妇便后用嘴替他们舔干净,这也太侮辱人了。等 他们俩进来一定要问个清楚,最少也要让他们把自已给解开。赤身裸体地被反捆 着,脖子上还系了个狗项圈。被徐果看见还不让他羞死。
 
  「你看它终于醒了。」杨峻夫妇走了进来。
 
  「阿峻啊。快放我出来呀。你们夫妇俩搞什么呢?」一见到杨峻夫妇闻明大 声的叫喊着,期待他们放他出去。
 
  「嘻嘻。老公,你看这个家畜还知道你的名字呢。」徐果站在一边笑呵呵地 说。动人的笑颜看上去异常的妩媚。
 
  被闻明叫出名字,杨峻的脸色阴沉着。他一把抓住闻明脖子上系的狗链便将 他拎了起来,然后抬手就给了他一个狠狠的耳光。
 
  「你在家畜中心没经过培训吗?从现在开始你必须称呼我们夫妇为『主人』, 称呼我为『爸爸』,称呼我妻子为『妈妈』。要不然我立刻就让你好看。」杨峻 戴着眼镜的脸因为愤怒有点变形。
 
  虽然被杨峻打了个耳光十分的疼,可闻明嘴里还是高声的喊着:「杨峻,我 是闻明呀!我们不但是邻居,还是大学同学。我们一起上的金融系。再说我家就 在C区7幢。你们夫妇难道忘了吗?快点将我放出来,别开玩笑了。」
 
  C区7幢的确就在杨峻家别墅旁边,里面的主人也就是闻明的妈妈于琴和她 的独女闻楚儿。根本就没有闻明这个人的存在。更别说还是他金融系五年的同学 了。杨峻的脸色铁青。
 
  「是吗?看来家畜中心的资料收集的很全啊!买个家畜连这些都知道。难怪 培训部的小姐说要让它洗脑呢?我到要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巴掌硬。」杨峻 说完甩开手掌对着闻明的脸来回地抽起耳光来。打得闻明耳朵嗡嗡作响,嘴角也 浸出了鲜血。
 
  闻明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其实他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虽说杨峻 的经历和他说的完全吻合,可就是没有他「闻明」这个人的存在。而且在这个世 界还有一处特别的「家畜中心」,专门提供有钱人家里经过培训的家畜,供他们 玩弄、饲养。并且家畜也是以男家畜居多,女家畜的价格则是男家畜的十倍。 
  「不要。不要打了,我求你了。」虽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就这样被杨峻 来回的抽打。闻明还是疼得厉害。他开始求饶了。
 
  「怎么现在知道你是谁了?如果不想挨揍的话,就先趴下去用舌头替爸爸、 妈妈舔脚趾吧,妈妈脚上可是有轻微脚气的,还指望你这头家畜用嘴巴替妈妈治 好呢。」杨峻终于松开了手,示意闻明趴下到他们夫妇脚下。其实出于他的本意 更想让闻明替他口交,但洗脑未完成前。他更怕它用牙咬。
 
  徐果脚上有轻微脚气其实闻明也知道。在一次去香山郊游时,他还曾偷闻过 徐果穿的运动鞋、袜呢。记得那时好象被杨峻看到了,当时他还笑闻明说如果有 一天他娶了徐果就把他偷闻的事告诉她。可闻明却满不在乎地说,如果能每天闻 到徐果的脚臭味,即使给他们夫妇当佣人都行。杨峻听完吃惊地张大了嘴。没曾 想一句戏言在现在看来仿佛成了真。
 
  「嘻嘻。好啊!我的脚还正好有点痒呢。」徐果穿着高跟凉拖鞋的脚伸到了 闻明的嘴边。
 
  徐果36码的小脚还是那么漂亮,被杨峻强行将他的头摁到徐果的脚上方。 此时闻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脚臭味。虽说让他替徐果舔脚趾也挺侮辱人的,可总 比挨耳光强。
 
  吃力地将头尽量前倾,闻明终于伸出舌头舔舐起徐果的脚趾来。虽说一直有 受虐倾向的闻明对于舔舐徐果的脚趾不仅不反对,甚至还有那么点象往。但换成 如今他这模样,多少还是有点倍感屈辱。
 
  看着这个买来的男家畜趴在地上用舌头舔她的脚,徐果内心也是异常的兴奋。 现在买家畜用来玩弄的有钱人家并不少,杨峻也是因为她怀孕了,怕她一个人在 家里待着无聊所以才买来男家畜供她玩弄。或许他的本意还是想买个女家畜的, 可是她坚决不同意。杨峻想让男家畜跪着替他口交的念头其实徐果也有,居高临 下的看着家畜屈辱地用舌头舔舐她的性器官,或是让其做种种令人屈辱难当的举 动。是怎样的令人心情舒畅。要是在日常这样去侮辱一个男人,肯定就是她心理 不正常了。可是换成家畜中心的家畜就再正常不过了,完全没有半点心理负担。 在人们眼里家畜并不是人,只不过是供主人随意处置的动物。谁会为杀死一只鸡、 鸭而承担责任呢?
 
  涂着鲜红色豆蔻的脚趾被家畜舔舐着有点痒。对于刚才男家畜的一番言论徐 果根本就没当回事。在她看来一定是杨峻在家畜中心填报资料时写得太详细了。 才会发生这个男家畜和他们套近乎的事。想想这家畜居然冒充老公的同学和邻居 徐果就想笑。家畜中心也太搞笑了,才让老公买回来这么个极品男家畜。不过它 怎么就知道C区7幢呢?隔壁7幢的楚儿不但和她是好姐妹加上又是同事,改天 也让楚儿过来好好的耍弄它一番。想到那个明眸皓齿的小丫头要是知道这个家畜 说的话,还指不定会怎么收拾它呢。
 
  或许是徐果的脚摆放地不太舒服。徐果索性坐到了抽水马桶上,并将左腿搁 到右腿上,方便闻明含住她的脚趾吮舔。
 
  其实现在闻明趴在马桶边逐个舔舐徐果的脚趾心情也是非常忐忑,如果没有 自已被莫明其妙地被关到捆到这个卫生间里来,没有听到杨峻夫妇关于什么「家 畜」的对话。就算是沦为杨峻夫妻的奴隶(仿佛是在玩夫妻奴游戏一般,他当男 奴隶,而杨峻夫妇是主人)到也无妨。因为闻明有确实有一定的受虐倾向。可现 实是他变成了杨峻口中的「家畜」,「家畜」是什么?难道同他看过的日本A片 中的那些人畜一般吗?可那毕竟是在拍A片啊。
 
  因为徐果变换了姿势,这样也更方便闻明将徐果的脚趾含进嘴里逐个的舔舐。 脚趾间的少许咸臭的脚垢一点点的舐进嘴里。想象着杨峻夫妇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卑怯的表现。以往的受虐因子又开始在他脑中漫延,闻明赤裸地的性器官居然勃 起了。因为他现在全身一丝不挂,所以这生理反应特别的醒目。而这又恰恰是杨 峻夫妇不能容忍地。
 
  「你这个家伙还真是个下贱命,连舔「女主人『的脚也有反应。」杨峻站在 一边笑骂道。
 
  「既然妈妈的臭脚让你这个家畜这么兴奋,不如也舔舔爸爸的。」杨峻说完 示意徐果让开,自已坐到了马桶上。并把臭烘烘地赤脚伸到了闻明嘴边。
 
  还要舔杨峻的脚吗?如果说刚刚还有点刺激性,但现在只剩下屈辱了。
 
  「你他* 的到底舔不舔?」杨峻说着话几乎把整只脚踏到了他脸上。
 
  「我数三下,如果你再不张开嘴舔的话。我并不介意用家畜中心发的皮鞭狠 狠地抽你一顿。」
 
  家畜中心发的皮鞭很长很粗。因为杨峻夫妇都不太喜欢暴力,所以才没拿进 来。不过在以后的日子里,闻明将常常遭受到徐果的鞭苔。那对于闻明来说简直 就是生不如死的感受。
 
  或许是怕杨峻再抽他耳光,再加上他严厉的语气。闻明最终还是选择伸出了 舌头。虽说杨峻并没有脚气,可在闻明舔来却比徐果的臭上十倍。脚趾间粗糙的 死皮,趾甲里黑黑的脚垢都让他倍感屈辱。不过杨峻对于闻明的表现到是尚算满 意。家畜嘛。为了能活下去,接受主人的百般凌辱是天经地义的事。让其舔他们 夫妇俩的脚也算是给它点下马威,不过对于家畜中心的见议杨峻还是认可的。虽 说它是家畜,可毕竟是个成年男人的模样。就按家畜中心说的先捆上手脚。什么 食物、清水都不给它。如果渴了就喝他们夫妻俩的小便,一个人通常三、四天不 吃食物还不致于丧命。直到它听话为止。
 
  「好了小果。今天就到这儿。明天一早再来收拾它。」
 
  「不要嘛老公。刚才看着这家伙舔着我的脚趾都能勃起,好贱哦。不如就当 着这个家畜面我们快活一次。然后你再把好东西射到它嘴里。嘻嘻。」徐果突然 凑到杨峻耳边低声说。
 
  杨峻怎么也想不到徐果有这样的提议。本来买家畜回来,就是怕怀孕快两个 月的徐果在家休产假无聊。当然他也能在家畜的嘴里发泄发泄剩余地精力。对于 爱妻媚眼如丝的要求他当然不会拒绝。唯一的担心就是怕未经训化的家畜咬他。 既然徐果提出来了,他怎么也要试一试。对了。给家畜打「奴性针」。
 
  原来家畜中心为了防止未经训化的家畜有野性,伤到主人。所以通常会给购 买家畜的家庭配上十个单位的「奴性针」用于未经训化的家畜使用。根据家畜的 训化程度进行注射。一般一个单位有效时间可以长达12小时以上。在这12小 时内不管主人让家畜做什么,那怕是叫它吃屎。它都会不折不扣的完成。而且只 要不是危及到家畜的生命,在大多数情况下。即使等家畜清醒过来。它还是会老 老实实的去做主人吩咐的各种事情。当然「奴性针」也有个缺点,就是用多了会 损伤家畜的大脑。所以家畜中心也见议用户以6个单位为常规使用剂量。遇到特 别情况可以加大到8个单位。如果有谁把10个单位的「奴性针」全部使用完, 家畜中心不保证家畜是否会痴呆。而且因使用「奴性针」的而致呆傻的,家畜中 心一律不负责任。
 
  想到此杨峻一把搂住了徐果,叫她去取「奴性针」来。对于身为护士的徐果 替家畜注射当然不费事。不过看到老公胆小的样子,她还是有点好笑。
 
  「好了。小白。妈妈一会给你打针,打完你就不怕疼了。」小白是徐果以前 养的一只斑点狗的名字。闻明也曾见过。现在徐果这么称呼他真还把他当宠物养 啊!
 
  「小白这名字不错,以后就叫它小白了。」杨峻也在一边开心地说。
 
  虽说并不知道为什么要让徐果给他打针,可看到杨峻一副坏笑的样子就知道 不是什么好事。或者是徐果的技术熟练,又或者是「奴性针」的注射方式更像是 「针灸」。没过十几秒,闻明就感到大脑晕糊糊地,瞳孔也出现了扩张。更不可 思议的是嗅性好象提高了数十倍,他闻到了徐果身体上浓郁的奶香味,和杨峻下 体传出的强烈地男性气味。而他内心里居然十分渴望闻这两种气味。
 
  「老公。不如让小白先替你舔舔。你看你下面的帐蓬都撑起来了。」从马桶 旁站起身来的徐果嘲笑着杨峻道。
 
  被徐果挤兑着,加上也想试试「奴性针」效果到底怎么样?杨峻冒着怕被咬 的风险决定一试。
 
  杨峻站到了跪坐在马桶边的闻明面前,拉开了白色的纯棉内裤,将他粗状的 鸡巴掏了出来。
 
  「小白,过来将爸爸的鸡巴含在嘴里舔舔。」杨峻知道「奴性针」的强迫功 能很厉害。在家畜中心他就曾亲眼见过一个男家畜在接受了训导小姐注射后,按 训导小姐的命令去吃完一堆狗屎的场景。现在他这么叫管不管用他并不知道。 
  眼见着家畜好象犹豫了一下,但很快还是张开嘴将他的鸡巴含进口腔。
 
  「啊!」太舒服了。杨峻感到下体被一个潮湿、柔软的空间所包围,对于怕 被咬的担心则没有出现。其实同徐果结婚一年多来,杨峻一直有想让徐果用嘴替 他弄的念头,可惜徐果嫌脏说什么也不答应。加上许局长家里的男家畜到是可以 随时随地的用嘴替老许弄。买一个男家畜回来,一边能侍候徐果一边可以随时的 在它嘴里发泄。这才是杨峻的真实想法。
 
  将杨峻高涨的臭鸡巴含进嘴里舔,闻明脑子里浑浑噩噩地。因为嗅觉提高了 数倍,不但能闻到杨峻鸡巴上的尿臊味。甚至连龟头根部浓烈地淫臭味也清晰可 辨。说也奇怪,含着杨峻的鸡巴虽说也很臭,但被注射「奴性针」后,仿佛这臊 臭味含在嘴里并不觉得有多难闻。而鸡巴上咸咸的尿酸味道反到是增加了他吮舔 的欲望。闻明居然竭力地舔吮起来,仿佛杨峻的鸡巴上有糖似的。他近乎疯狂地 用嘴替杨峻做着活塞运动。当然这种运动却是杨峻求之不得的。柔软的舌头裹挟 着他越发膨胀地龟头,这份刺激可比他在徐果身体上的发泄。真是太舒服了。 
  「噗,噗。」完全勃起的鸡巴开始一次次地捅入闻明的喉咙。他竭力地用口 腔承受着杨峻一次次的抽插……
 
  终于是杨峻疯狂抽插了近十多分钟后。咸咸的精液被射进闻明嘴里。而闻明 不但没有任何的反抗,反而又「贪婪」地将肉棒上的「汁液」舔了个干净。 
  「哈……老公。这个小白可真是太贱了。让它不如也舔舔我吧。」看到闻明 的贱样,徐果笑得差点直不起腰来。反正是家畜,还不如也让其用舌头替她也舔 舔。因为有了两个多月的身孕,徐果一直没让杨峻碰。现在有个家畜能用舌头侍 奉他们夫妇,徐果怎会不高兴呢?
 
  徐果叉开双腿将下阴抵到了闻明脸上。徐果可是当年他们学校的校花,长像 自是清纯美丽。而今半裸着玉乳,又将最神秘的私处坦露在闻明嘴边。是何等的 诱惑。可惜,被注射了「奴性剂」的闻明却只闻到从她私处传来的阵阵「淫香」。 或许是他太贱了,看到闻明舔舐杨峻鸡巴的全过程。连徐果也看得「春潮泛滥」 了。
 
  闻明还是将舌头触了上去,并又一次卖力和舔舐起来。在闻明混顿的大脑中, 徐果下阴的淫靡气味仿佛是他的最爱。用舌尖挑逗着下阴处的突起物,用嘴唇吮 吸着从下方流出的蜜汁……
 
  「啊。」徐果也没想到会受到家畜如此疯狂地「进攻」。她半坐到了马桶上, 双手则紧紧地抓住了闻明的头,死命地把它往自已的下阴处压。闻明卖力的舐弄 让她的情欲欲发的高涨。唯一的疑憾就是它的舌头太短了。
 
  在徐果咬着牙持了将近半个多小时后。她连小便都忍不住流到闻明的嘴里。 而闻明居然大口大口的吞咽着,丝毫不觉尿液的腥臭……
 
                2、
 
  在杨峻夫妇俩在闻明脸上发泄完性欲后。他俩又一次相拥着走到淋蓬头下冲 了个凉,然后相拥着去了。
 
  仍旧是跪坐在地砖上。大脑中仍是一片混沌,显然闻明尚未从「奴性剂」的 影响下摆脱出来。刚刚替杨峻夫妇口交,甚至喝下精液和徐果的小便。仿佛是理 所应当一般。他甚至将脸埋到身边的坐便器里,努力地用扩张了数倍的嗅觉在回 味杨峻夫妇留给他的气息。可惜的是那种气味正在慢慢的散失……
 
  第二天清晨,是杨峻首先走进了卫生间。因为徐果怀孕的缘故,他们夫妇未 能性交。可家里有个「家畜」来供他发泄,怎么样都使他心情舒畅。搂着雪白的 爱妻胴体,面带微笑的睡去。如果不是高涨的尿意,他还想多躺一会儿。
 
  走进卫生间,看到那个家畜正萎靡不振地靠在马桶旁昏昏欲睡。一个邪恶的 念头涌上脑海。不如直接尿到这个男家畜的嘴里,再由它替自已舔干净龟头上的 尿滴。
 
  「小白。替爸爸含着它。我知道你喜欢上面的气味。」怒涨的龟头又一次抵 到了闻明嘴边。
 
  刚才还昏昏沉沉的闻明,好似闻到了久寻的猎物般,一口将杨峻的臭鸡巴叼 进嘴里。不过和昨晚不同的是上面流出的是又咸又臊的小便。
 
  「咕嘟,咕嘟。」闻明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尽管这液体很不好喝,可却符 合他苦苦搜寻的气味。
 
  看见男家畜连他的小便都肯喝,杨峻内心说不出快活。虽然他也知道这可能 还是奴性剂的作用。不过要是半个月只喂它夫妻俩的小便,它一定会言听计从的。 到时就算洗脑成功了。
 
  可能是第一次喝下如此大量的小便吧,还是有不少尿液从闻明的嘴角溢出来。 好在杨峻并未介意。在排完膀胱里最后一滴尿液。他的鸡巴仍旧涨得很高。因为 有了昨天在闻明嘴里抽插的经历,杨峻几乎是不由分说的将鸡巴捅进了闻明的喉 咙深处。
 
  「噗。噗。」杨峻尽情的在闻明脸上发泄着兽欲。
 
  「噢……呕……」粗大的龟头捅得闻明完全不能呼吸,嘴里残留的小便随着 杨峻一次次的抽插,喷涌出来。无尽的折磨在继续……
 
  不记得杨峻的鸡巴什么时候从他嘴里抽出来的。闻明的意识慢慢地开始苏醒。 记得好象是徐果笑嘻嘻地给他打了一针,然后记忆就开始混沌起来。隐隐约约记 得杨峻那个「畜生」,好象两次把他的臭鸡巴捅入自已嘴里。不但逼他为其口交, 还喝下他臊臭无比的小便。曾经的同学、好朋友居然这样对他。简直就没把他当 人来对待。被杨峻两次捅入的喉咙口连咽唾沫都疼。加上口腔里浓烈的尿臊味, 令他一阵阵的干呕。若不是被双手、双脚都被捆着闻明自杀的心都有了。
 
  又不知过了多久。只见睡眼篷松地徐果只披了件真丝睡衣便走了进来。下身 穿了条三角丝蕾,而雪白的双乳居然裸露着。
 
  「都是你这家伙,害得阿峻非要去乡下查帐。」徐果美丽的面孔脸色不善, 显然对于杨峻的出差很不满意。杨峻因为工作需要去郊县的几个区查帐,大约到 明天晚上才能回来,不过这又关闻明什么事呢。
 
  扯下黑色丝蕾,雪白的玉臀裸露在闻明眼前。徐果坦然地坐到了抽水马桶上 小解起来。因为就跪坐在马桶旁,甚至清晰地听到小便冲刷到马桶壁的声音。虽 说莫名的沦为他们夫妇的家畜让闻明不能接受,可如此近的距离看到徐果小便还 是让他有点心猿意马。
 
  「啪。」一个耳光扇到他脸上。
 
  「看什么呢?替妈妈舔干净。」徐果说着话扯动闻明颈间的狗链,将其摁向 自已的胯间。
 
  脸又一次的埋在了徐果芳草萋萋的私处,女性丘陵间尿臊味极其浓郁。舌头 尽可能的往里伸,咸腥的尿滴舐进嘴里。为了能够讨好徐果,闻明在舔净她胯间 的尿滴后,又用舌头轻舔起徐果的私处来。
 
  「是不是爸爸一早让小白喝小便了呢。嘻嘻。妈妈也留了不少在马桶里,一 会儿小白可要努力喝光哦!」一边享用着胯间酥痒地侍奉,徐果一边说。想到让 闻明喝她的小便,徐果的脸上才露出笑颜。有什么还比看着一个男人相貌的家畜 喝下她臊臭的小便,令她的优越感如此强烈呢?
 
  徐果并不知道闻明已经转醒。好在闻明对于徐果尚存着一份欲念,如果是由 美丽的徐果来虐他,闻明甚至还有点求之不得。正好杨峻不在家,好好的同「心 地善良「的徐果说说,说不准她会放了自已吧。清醒过来的闻明仍未意识到他所 处的环境和他记忆里的完全不同了。杨峻夫妇根本不记得他的存在,他只是一个 被从家畜训练所买回来的男家畜而已。别说徐果现在让他喝尿,就算把他弄死。 也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胯间的酥痒还在继续。经过闻明卖力的舐弄,徐果的胯间又湿了。用手抓住 闻明柔软的头发,徐果坐在马桶上享受着他的口舌侍奉。
 
  不知舔了多久。连闻明都感到舌头都酸麻了,而徐果却好象意犹未尽的样子。 正当他想停下来,稍许喘口气的时候。不知怎么牙齿碰到了徐果的阴蒂。
 
  「呀!你这个混蛋。」徐果大骂着。
 
  恼羞成怒的她用左手拉住闻明的脸颊,右手则狠狠地扇了他两个耳光。
 
  「狗东西。连这点事都做不好。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根本不知道怎样服 侍主人的了。」
 
  徐果说完猛然从马桶上站起身来。一把扯住闻明颈间的狗链,而后则将他的 脑袋完全摁入了未冲水的抽水马桶里。刺鼻的尿臊味倾刻间充斥进闻明的鼻腔。 这还不算,徐果的一只脚还踏到了他的后脑勺上。
 
  闻明的脸被强行地踩在马桶内壁上,前额甚至已经浸泡在黄褐色的尿水中。 因为被摁入马桶太过突然,闻明在里面竭力地挣扎着。可他的头那又抵得过徐果 腿部的力量。
 
  见闻明还敢在马桶里扑腾,徐果更加恼火。于是她索性扭动了马桶上的冲水 阀。大量的水流裹挟着混浊的小便顷刻间淹没了闻明的脑袋。
 
  「咕嘟,咕嘟。」腥臭的尿水大量地被呛进闻明的口腔、鼻腔。为了呼吸, 闻明只能大口大口地喝下污浊的尿水。头也不住的想往上顶。可徐果又那能让他 如愿。不但全力的往下踩,还用手死死的抵住他想往上仰的脖子。
 
  「咕噜噜,咕噜噜。」闻明想喊、想叫。想大声的求饶。可张大的嘴除了喝 下更多的尿水,根本无事于补。污浊的尿水刺得他连眼都睁不开。
 
  好在抽水马桶里的尿水冲下去的速度也快,过了一会儿。闻明终于能趴在马 桶底喘口气了。虽说在他的脑海一直都幻想着被美丽的徐果虐待。舔她的脚、喝 她的尿。可第一次喝尿就以这种方式出现,还是让闻明不寒而粟。
 
  「哈……」头上方传来了徐果的笑声。
 
  「怎么样?用妈妈的尿给小白洗头感觉不错吧。要不要再来一次。」感受到 胯下的闻明不再死命挣扎,徐果这才说。
 
  「唔……不……」对于刚才的恐惧让闻明在马桶底大声的求饶。只是因为脸 离马桶底太近声音传上去有点发闷。
 
  「狗东西。这次就先饶了你,下次再不好好干活,就用妈妈的粪水淹死你。」 徐果从马桶上站起身来,心情无比的愉快。
 
                3、
 
  小区外树上的蝉儿在枝头鸣叫,闻明却满头湿淋淋地趴在地上干呕着。徐果 离开卫生间时,扔了一块布给他,让他擦擦。说一会可能还要用他。
 
  扔给闻明的布其实以前是杨峻用过的洗脚巾。现在不用了,只是扔在卫生间 看那儿湿了用脚踏着擦拭水渍用。上面不但脏,而且有股子浓浓的腥臭味。好在 徐果只是让闻明拿着擦头,并没有塞在他嘴里逼他含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临近中午。闻明跪在抽水马桶旁越发的显得屈辱异常。 记得到这里已经快有一天多了,可除了喝下不少污水外,几乎什么也没吃到。腹 中不挣气的鸣叫起来。徐果还在不在家呢?被拴在马桶旁的闻明根本不知道。 
  一阵异常熟悉的笑声突然传入了闻明的耳中,混混噩噩的他一下子变得无比 清醒起来。因为那笑声再熟悉不过了,银铃般笑声的主人正是他的亲妹妹闻楚儿。 徐果怎么把楚儿也叫来了?
 
  闻楚儿比闻明小三岁,不但身材上继承了闻家人的高大,而且容貌上也极似 年青时演员出身的妈妈于琴。从中学开始就一直保持着校花的头衔。反到是他这 个做哥哥的长像平庸、成绩一般。到成年后楚儿穿上高跟鞋身高甚至超过了他。 幸好妈妈于琴这些年演戏挣了几百万。虽说闻明的爸爸去世的早,但他们家仍能 住在锦绣天堂小区。凭着于琴的关系闻明进了公证处,楚儿也弄进了市人民医院。 任医院的出纳会计。她和徐果既是同事又是邻居,关系自然不错。今天轮楚儿休 息,她一早打了电话给徐果约她开车出去逛街买衣服。徐果在家休产假,出去逛 街自然求之不得。因为一早把闻明摁进马桶喝尿徐果心情很好,所以也同楚儿说 了家里养了只家畜的事。并且还特意说了这家畜居然还知道楚儿和她妈妈。其实 她们家家境也不错,就算买名家畜来玩弄到也没有多大开销。被徐果调侃成和一 只家畜有关系,楚儿自然不舒服。打听到那个男家畜侍候徐果夫妇干的事后,便 兴冲冲地上门了。不就是个贱得只配用嘴服侍徐果夫妇俩的畜生吗?居然还认识 她,一会就让姑奶奶就让它知道认识她的代价。闻楚恨恨地想。
 
  就这样一身米黄色T恤、牛仔短裤,脚踩一双名牌运动鞋的闻楚儿出现在闻 明面前。身材高挑的楚儿仍旧是那么青春靓丽,如果说徐果像一朵娇艳欲滴的花 蕾,那楚儿则更像是盛开的向日葵,一举一动无不显示出青春扬溢。
 
  和穿着墨绿色连衣裙的徐果一同走进来。楚儿脸带着微笑翘腿坐到了抽水马 桶上。洁白色的运动鞋在闻明面前摇晃着。说实话当她第一次看到闻明赤裸着身 子象狗一样跪坐在抽水马桶旁,她也吃了一惊。项间系着只有狗才会配戴的狗链、 项圈。更让她感到异样的还是闻明胯间裸露着的淫jing,又短又小。难怪只 配做家畜,和她男友又长又粗的物件相比,简直不成比例。楚儿的男友佟亚飞闻 明也认识,是海关最年轻的副司长。可谓是前途无量。如果不是徐果说这样的狗 东西认识她的话,心地善良的楚儿还真下不去手。
 
  因为赤身裸体的暴露在亲妹妹面前,闻明羞愧地低着头。不过楚儿本来就是 来收拾他的,自然不会轻饶了他。
 
  伸手扯住闻明颈间的狗链,用右脚的运动鞋挑起了他的下巴。
 
  「狗东西。听说你认识我是吗?还说以前居然住在我家。」笑靥如花的楚儿 居高临下的问闻明。运动鞋几乎将他的整个脑袋都挑了起来,此时的闻明更像是 一条被她玩弄的狗。
 
  「小楚。不要啊!」竟管闻明忍住强烈的亲情。经过被杨峻夫妇一天多的凌 辱,他现在也怕真如杨峻他们说的自已更本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但或许是楚儿 用运动鞋挑疼了他,又或者是被亲身妹妹这般凌辱让他不堪重负。二十多年来最 熟悉的称谓,闻明还是脱口而出。
 
  「哈……楚儿怎么样?这家伙果然认识你哟。」徐果在一边插话说。可这话 让楚儿听了,更加的恼怒。
 
  「小楚?小楚也是你这狗东西叫的?」楚儿用力扯住闻明戏曲间的狗链,一 边用运动鞋死死抵住了闻明的脖子。如果说刚才只是让他有点难受,可现在就有 点让他疼不欲生了。一直喜欢体育运动的楚儿可是原校队的排球主力二传。脚上 的力量可远非不怎么锻炼的徐果可比。
 
  「狗东西。姑奶奶刚才还瞧着你可怜,现在你自已找死就别怪我了。」
 
  楚儿嘴里说着话。一把将闻明扯倒在地砖上。用穿着运动鞋的脚狠狠用力踩 了下去。
 
  「啊!。不要,不要……」只一下就把闻明的鼻子踹出了血。随后接着几脚, 把他的门牙都踢的松动了。求饶声在楚儿的脚下显得那样的无力。
 
  「哎。楚儿也别太用力了,真要是被你踢坏了就不好玩了。」到是一边的徐 果出言阻拦道。看到满脸血污的闻明,徐果劝着楚儿。
 
  「狗东西。居然敢叫我小楚。看姑奶奶不踢死它。」
 
  「嘻嘻。楚儿怎么和这个狗东西一般见识呢?小白。快把咱们楚儿姑娘的鞋 底舔干净。全是你的狗血,叫人看着就不舒服。」
 
  到这时楚儿才注意到运动鞋底沾上了不少闻明的鼻血,不过更多的还是灰黑 色的泥垢。让这狗东西用舌头舔干净到也不错。楚儿脑海里这会儿更多的是愤恨, 不是徐果说他们夫妇都喂它喝小便吗?一会儿也尿点让它尝尝。此时的楚儿可没 有半点慈悲心肠。家畜不就是供主人拿来玩弄的。她甚至有了等徐果他们家玩弄 够了,干脆再低价买回去的念头。到时候让妈妈也享受享受家畜的服务。
 
  如果说刚才无意识的呼唤「小楚」是出自二十多年来的亲情。可也就是亲妹 妹楚儿的几脚,也让闻明完全抛弃了幻想。意识到他已经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片 陌生的世界。在这里一切依旧。唯一的变化就是根本没有他的存在。当然这世界 还多了一处叫「家畜中心」的地方。现今的他就是杨峻从那里买来的。虽然不知 道是家怎样的机构?可从杨峻夫妇以及小楚的言谈之中也能猜出个大概。在他们 眼里他的地位就象是被主人饲养的条宠物狗。甚至可以说他连条宠物狗都不如。 至少没有谁会逼着狗去喝尿、吃屎吧。虽然徐果夫妇尚未逼他吃屎。可照这情形 发展下去,恐怕真要逼他吃下他们臭烘烘的大便了。若说以往他对于徐果还有那 么点受虐欲望,可而今也只剩下无尽的悲鸣了。
 
  小楚的运动鞋底踏在脸上。屈辱地伸出舌头舔舐着她鞋底的血渍和泥污。亲 身妹妹强加在他头上的凌辱更让他悲痛欲绝。鼻孔处仍旧淌着血,被小楚踹歪的 鼻梁酸痛难忍。不过更大的痛楚却来自他心底。
 
  「对了徐姐。你和阿峻哥就只是让这狗东西喝小便吗?」看着脚下的闻明伸 出舌头舔舐着她肮脏的鞋底。虽说明知道它舔不干净,可这心里却好受许多。 
  「当然不是了。阿峻主要是买它回来用舌头替我们服务的。你也知道这些日 子我怀孕了,不能房事。阿峻就用它的嘴解决喽。嘻嘻,楚儿你还没瞧见它那贱 样,含着阿峻的东西像上面有糖似的。呵呵。可真是笑死我了。」因为大家都是 成年人,徐果在自已闰蜜面前说话没有半点顾及。
 
  「是吗?有时间我也让亚飞过来玩玩。用假鸡巴捅死它。到时候徐姐不会不 舍得吧。」连闻明也是第一次听到小楚说这样露骨的话。
 
  「好啊!反正佟司长也有钱,到时候就把小白租给你们就是了。你们想怎么 玩都行。」徐果大度地说。
 
  「你个死财迷。」楚儿笑骂着。
 
  「不过徐姐,现在我到是有点想尿呢?用你们家家畜的嘴解决没问题吧。」 虽说看着闻明卑贱地舔舐她的鞋底心里挺解气,可毕竟没太多直接的感觉。要是 能撒泡尿给它喝,就更完美了。
 
  「当然没问题。它要是敢不喝看我不整死它。」自已家养的家畜可以在好朋 友面前炫耀,徐果很开心。
 
  「徐姐你们家有漏斗吗?我总不能直接对着狗东西的嘴尿吧。」
 
  杨峻是让它直接叼着鸡巴喝尿,徐果自已则是尿在了抽水马桶里。看到楚儿 脸上报出少许娇羞,徐果反而生出捉弄她的心思。
 
  「没事楚儿,我和阿峻都是这么尿给它喝的。反正家畜也不是人,你就把它 当成一条狗就行了。」
 
  「小白。快点躺到地上,楚儿妈妈要喂你饮料喝了。」徐果过来踢了闻明一 脚,并示意他半躺到地砖上。
 
  听徐果如此说。楚儿内心坦然了不少。是啊!家畜虽然长了副男人模样,可 毕竟只是供人饲养玩弄的宠物罢了。不对这家畜可能比一些宠物狗还下贱,至少 她还没听说过有人喂宠物狗屎、尿吃的。
 
  「好吧。反正这家畜连狗都不如。」楚儿心里想着,然后坦然的胯到了闻明 脸上,并解开了牛仔短裤。
 
  闻明这个做哥哥的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到妹妹的私处。光洁的小腹下面,芳草 萋萋。特有的女性丘陵下面,暗红色的幽谷显得如此的诱人。少女下体上的幽香 更是让闻明生出一种莫名的悸动。不过因为处在这陌生的世界,这份悸动更是换 成了更深层的屈辱。
 
  「噗。」一股气流突然喷到了他脸上。
 
  「哈……」楚儿和徐果都不约而同的发出了笑声。完全放松下来的楚儿居然 对着家畜的脸放了个「香屁」。
 
  「狗东西。这味道好闻吗?」此时的楚儿已经完全被作贱家畜的变态心理所 同化,反正对于比狗还低贱的家畜怎么对它都不过分吧。
 
  「张开你的狗嘴好好接着。」胯间的男家畜满脸地苦闷表情反而加重了楚儿 的施虐心理。
 
  少量的金黄色尿滴浠浠沥沥地淋到闻明脸上。刺鼻的尿臊味迷漫在楚儿下阴 到闻明脸部的狭小空间。又咸又腥的小便终于大量的涌了出来,不断地落入闻明 半张着的嘴里。
 
  「咕嘟,咕嘟。」闻明被逼大口吞咽着。
 
  「哈……」头上又一次响起楚儿银铃般的笑声,这回笑得是那样的放肆和欢 畅。没有比看着一个男人模样的家伙喝下自已的臊臭小便,更令人心情愉悦了, 此刻的楚儿完全体会到了徐果说让其喝小便的心情。
 
  随着楚儿的大笑,混浊的小便又淋到闻明脸上、眼中。臊臭无比的小便刺得 闻明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徐姐你看这只家畜居然还流眼泪了呢?看它那委屈样。真是笑死我了。」 
  被亲妹妹逼着喝下她的小便,这份凌辱让闻明痛不欲生。到不是说楚儿的小 便就比杨峻夫妇的还要难喝,而是这种角色的转换让他恨不能一头撞死。
 
  用手接过徐果递来的卫生纸,楚儿擦拭干净下阴上的尿滴。半蹲着身子看着 闻明的贱样。满头满脸都是她的小便。楚儿便随手用擦过下阴的卫生纸糊乱地在 它脸上抹了几下,而后便非常自然地将湿淋淋的卫生纸塞进了他嘴里。
 
  「诺。狗东西,把它也吃了吧。」浸满小便的手纸被粗暴地塞进闻明嘴里。 
  闻明生怕楚儿又会怎么折腾他,只有强忍着将嘴里的手纸咽下去。泪水混和 着满脸的小便令他在地砖上瑟瑟发抖。
 
  不过这就不是楚儿她们要考虑的事了。对于闻明刚才叫她「小楚」的怨恨, 楚儿现在到是一点也没有了。谁会和一个畜生计较呢?她现在心里想的却是如何 能更进一步的耍弄它。要这家伙是她们家的就好了,不高兴了扯过来就打。当然 性欲来的时候还可以让它用舌头侍奉她们母女。于琴一个人把她拉扯大并不容易。 (闻明的爸爸去世的早。在这点上到是和原先有闻明的现实相同。妈妈在三十多 岁时就守寡了。那时闻明十一、而楚儿才九岁。)如果让这家畜钻在妈妈胯间用 舌头侍奉她,妈妈会怎么样呢?楚儿不禁浮想联翩起来。
 
  在对着闻明这个家畜的嘴解了泡尿之后,楚儿的心情大好。她和徐果笑嘻嘻 的出去了……
 
                4、
 
  被铁链系在马桶旁又不知过了多久。经过刚才楚儿对他的凶暴让他彻底明白 了现在的处境。他不在是众人熟知的闻明,而是一个「家畜」。家畜是什么?难 道就象他以前看过的日本A片中那样吗?女王用各种方式虐待片中的男奴。鞭笞、 脚踢,百般羞辱。被女王用假阳具捅肛门,甚至还是吃下女王的屎,喝女王撒的 尿。虽说那也是他曾多次手淫时幻想的场景。但那毕竟是幻想啊!更令他不能接 受的是现在他这个家畜的主人,居然是他的大学同学杨峻和徐果。徐果嘛一直是 他暗恋的对象,可杨峻这家伙就太熟悉了。而他不但用嘴替他口交,甚至还喝下 了他臊臭无比的小便。这份屈辱真令他想一头撞死算了。回想起他用嘴含着杨峻 臭鸡巴舔舐的一幕,突然一个奇怪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
 
  「我是家畜,为了活命就该好好的服侍主人。」杨峻粗壮鸡巴上的淫臭味也 适时的进入了他的嗅觉神经。一股想莫名接受主人虐待的冲动迅速漫延至全身。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下面的鸡巴涨得象铁一样,高高的扬起。在记忆里闻明自已的 性能力似乎从未这么好过。
 
  难到真得要接受现实成为杨峻夫妇的家畜吗?如果心甘情愿地接受他们的奴 役,他的日子会不会好过点呢?在结合到以前的现实当中,自已不是一直想成为 徐果的奴隶吗。就是杨峻也比他混得好,现在是堂堂的公务员。还娶了如花似玉 的徐果。而他只是靠妈妈的关系当上一个公证处的小职员,甚至连个像样的女友 都没有。再说楚儿。年青漂亮。他这个当哥哥的不也多次偷闻过楚儿换下的臭袜 子吗?其实闻明不仅偷闻过楚儿的,连妈妈于琴的内裤、丝袜他也曾不止一次的 把玩过。只是一直没有被发觉就是了。换一个角度去思考问题。闻明突然发现, 即使变成他们的「家畜」。受他们的凌辱。也并非不能接受了。
 
  其实闻明突然产生这样的想法,也是受到「奴性剂」的影响。而他来到这个 陌生的世界,其「家畜」生涯也才刚开了个头。
 
  极度的疲劳使得闻明靠在抽水马桶旁又昏昏睡去。在梦里闻明感到自已来到 了一个极其陌生的地方。两排木格门,在他身后是一排化妆镜。地面上铺着地砖。 一把拖把搁在一只盥洗池上,黑色的污水不断地从拖把上滴下来。
 
  站在他面前的是两个穿着军用靴的女人,脸部看得不是很真切,不过从她们 的声音里能判断出应当很年青。
 
  梦境里他的装束和现在一样。都是赤裸着身子,颈间系着狗链。两个女人强 行将他推进了一间木格门里。一股极浓的恶臭从里面的一只蹲便器里传来。在离 他头很近的位置,闻明终于看清了蹲便器里的一切。不太深的便槽内此时浸满了 黄褐色的粪便。恶臭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2048号。现在你的任务就是用你的嘴把这只蹲便器疏通干净。」一个 女人的声音略带沙哑。
 
  天啦!这怎么可能做的到呢?闻明的脸几乎触到了瓷制蹲便器的边沿。近靠 的近就越让闻明感到恶心。蹲便器里不但有满满一槽的粪水,一根浸了血污的卫 生巾也飘浮在上面。几截粗壮的大便在粪水里露了个头。用嘴把蹲便器疏通干净, 不就是让他吃屎吗?闻明已经知道了他所在的位置应当是间女厕。而这蹲便器中 的粪便一定也是那些女人们留下的。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一只军用靴踏上了他的脑袋。顷刻间他的头颅就淹 没在恶臭的粪水中。他竭力的想挣扎,可那该死的便槽内的大便也乘机堵住了他 的呼吸。随着闻明不断地将粪水「咕嘟,咕嘟」的喝下肚。他的意识也渐渐地模 糊了……
 
  夏天就是这样容易使人出汗。当杨峻驾着车回到别墅时,已经是满身的汗水。 原本同徐果说好要到明天才能回家的,可由于帐目实在不多。他们一行人也不太 愿意待在乡下,所以不到三点杨峻便驾车往市里赶了。虽说车里也开了空调,可 他仍是不停的出汗。
 
  等开到家也不过才五点多。因为想给徐果一个惊喜,杨峻也没事先打电话给 她。不过家里养了个家畜,到是让他心痒痒地。不知道小果捉弄地是否痛快。一 想到早晨在家畜嘴里的抽插,下面的帐篷又支了起来。还是快点进去,用那小子 的嘴再快活一回。
 
  走进别墅杨峻到没见到妻子徐果。而那个男家畜此时却倒在抽水马桶旁昏昏 而睡。
 
  扯过家畜颈间的狗链,「啪。」一记耳光扇在了闻明脸上。
 
  「小白。用你的狗嘴替爸爸好好裹裹。」杨峻高涨的鸡巴不由分说地捅进了 闻明的嘴。
 
  「唔。」闻明的确是被杨峻的耳光打醒的。原本还有想讨好他们夫妇的念头, 此时也被杨峻的粗暴捅入给弄得没缓过劲来。真臭啊!完全勃起的鸡巴塞满了他 的整个口腔。随着杨峻的抽插,弄得闻明的整个腮帮又酸又胀。可就这样杨峻是 乎仍不满足,怒涨的龟头又一次捅入了他的喉咙深处。
 
  「唔,呕……」粗壮的鸡巴已经完全没入了闻明的嘴里,整个脸都贴到了阴 毛浓密的耻骨上。强烈的窒息感让闻明巨烈的干呕起来。因为闻明的双手仍旧被 反锁在背后,使得连躲避的空间都没有。只能听凭杨峻半抱着他的脑袋在他嘴里 发泄着兽性。
 
  又不知被杨峻的鸡巴捅了多少下。闻明除了不断的干呕,和发出痛苦的悲鸣 之外。居然没有了半点反抗。要知道这可是在他完全清醒的时候。闻明根本没有 意识到他的奴性正被一点点的激发出来。或许他这个家畜就该被昔日的同学用鸡 巴捅得死去活来吧。在闻明的潜意识里甚至产生了一种对于杨峻性能力的崇拜感, 如果换着是他时间上绝对不会那么长久。
 
  终于高涨的鸡巴被从闻明嘴里拔了出来,腥红色的龟头怒涨着。闻明清晰的 看到上面挂着的透明状的粘液。
 
  「爸爸……不要。求你了。让我自已来吧。」
 
  对于家畜说出这样的话让杨峻很是吃惊。如果让这家伙用嘴叼着自已舔也不 错。
 
  「今天小白的表现很不错啊!好吧。爸爸就让你自已舔。记得要好好用你的 舌头和嘴唇哦。」
 
  为了能不被杨峻捅得死去活来,闻明开始用舌头和嘴唇侍奉起杨峻的臭鸡巴 来。半球状的龟头仍在嘴里怒涨着,用嘴唇半裹住这令人作呕的臭肉柱,刻意的 的模枋着以前在A片中女优们服侍男人们的口交场景,含着杨峻的鸡巴前后套动。 闻明正在尽其所能地讨好着这位大学同窗。渐渐地闻明内心里的屈辱感越变越淡, 从灵魂深处萌芽出一丝受虐的快意却在他全身漫延……
 
  被闻明略显笨拙的嘴唇刺激他高涨的鸡巴,舌头还不住地舔舐着他的「马眼。」 真是太舒服了。杨峻体会到了这家畜的卖力程度。
 
  终于当杨峻突然又一次抱住闻明的头颅后,大量咸腥的精液喷射进了闻明的 喉咙深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很Q的电鱼 金币 +15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1-19更新.

    广告合作qq:3529437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