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小说  »  [东方曼丽](1-9)作者:紫戌
[东方曼丽](1-9)作者:紫戌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3万(1-9)
 
                (一)
 
  重庆女郎东方曼丽,芳龄二十六岁,是个很干练而又透着股娇气的女人,川 南古镇上的头号美人。
 
  东方曼丽自己在歌乐山有一幢独门大院的二层小别墅,买了五个女奴,大的 十八岁,小的才十四岁,依次叫做春梅、秋菊、金屏、银屏、迎春。
 
  五个女奴都是她的使唤丫头,伺候她那叫尽心!她还嫌她们伺候得这不好那 不周到了,对女奴那是说打便打呀,哪里把女奴当人!那几个女奴以前连饭都吃 不饱的,可自从到了东方曼丽家以后,她一个大人,每天回到家娇气得连路都不 自己走,要个十几岁的女奴给她当马驮着她。
 
  外出都要女奴用滑竿抬着。
 
  这还不算呀,她在家每次屙屎撒尿,竟然叫女奴用嘴给她当便盆接着!女奴 们每天吃的是包谷面饼子红薯粥,她每晚却用牛奶洗脚!曼丽也是刚回到家,正 坐在楼上客厅的沙发里听唱片。
 
  金屏和银屏两个女奴,就跪在沙发前,一人捧着东方曼丽的一只脚给舔着。 
  春梅弯腰站在沙发旁边给曼丽捏肩。
 
  秋菊和迎春则跪在墙边等候。
 
  徐莉的到来,使曼丽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忙踢开金屏和银屏,蹬上水晶凉鞋 站起来招呼徐莉坐。
 
  金屏和银屏等曼丽一坐下,又马上捧起曼丽的脚准备继续舔。
 
  曼丽挺不自然地蹬开两个女奴,有点气这两个女奴不懂事,骂道:「你两个 蠢货没见来客人了吗?先下去。」
 
  两个女奴刚走到门口,东方小姐道:「你们干什么去?给少奶奶脚舔好了吗? 又想找打是不是!」
 
  吓得这两个女奴忙又乖乖地跪到沙发前面,紧张地望这东方曼丽却不敢给舔 脚。
 
  「曼丽小姐您别见外,您接着让她们给您舔就是。」
 
  徐莉象是见怪不怪地大方道。
 
  金屏和银屏赶紧捧起曼丽的脚,将水晶凉鞋麻利地脱下放好,然后伸嘴含住 脚趾给卖力地舔起来。
 
  「曼丽小姐脚真美,象仙女的脚呐。」
 
  徐莉道:「这些女奴到了小姐家可都享福死了,全靠小姐养活她们,给她们 吃,给她们穿呢,她们伺候伺候曼丽小姐,给曼丽小姐舔个脚也是很应该的!」 
  「呵呵,我这脚有点累了,反正她们舌头长着也就为伺候我的。她们几个服 侍我的贱丫头闻着我这脚只应该觉得香,我脚上掉下的汗腻都是她们的美味食品 呐!」
 
  东方曼丽这时恢复了平常那种刁妖状态。
 
  金屏和银屏这两个女奴舔得那叫投入,好象东方曼丽那脚是什么宝物,嘴深 深含住脚趾头轻柔地吮吻着,舌头伸进趾缝里有力而快速地抽吐,眼睛不时地观 察着曼丽的表情。
 
  可能是有生人在场的缘故吧,两个女奴显得有点紧张,那银屏象是舌头动作 乱了点。
 
  「该死的,怎么舔?舌头抽筋啦你!」
 
  曼丽把脚从银屏嘴里抽出,顺势照银屏脸上就是一脚,把银屏踹翻在地。 
  银屏声都不敢吭,面无表情地忙爬起跪好,继续给曼丽舔!就好象曼丽刚才 踢的不是她。
 
  「这些小贱货们都笨死了,不打就不会伺候主人!」
 
  东方曼丽打起女奴来是那么自然。
 
  徐莉突然发觉到东方曼丽刚才踹女奴时那一脚姿势是那么地优美!看着女奴 舔曼丽脚的那副虔诚样子,竟然观察不出没半点受罪的表情。
 
  曼丽身爽心地和徐莉笑聊着,似乎女奴不存在一般。
 
  其间女奴偶尔给她舔得不合她心意了,她是扬脚就踹,打起女奴是那么自然! 曼丽不时地变换坐的姿势,两个女奴嘴跟着她的脚或直或俯,头或仰或侧,不歇 气地就那么用心给舔着,累得汗顺脸往下淌,都不敢抽手擦一擦。
 
  直弄了有两个来小时,曼丽才把脚从女奴嘴里抽出来。
 
  「行了。」
 
  曼丽用脚尖在金屏额头上点下道。
 
  金屏忙从银屏手中接过曼丽另一只脚,银屏就趴到地上,金屏把曼丽的两只 脚给轻轻放在银屏背上,然后拿起曼丽脱下的高跟鞋和丝袜下楼去了。
 
  两个女奴舔脚的功夫真叫到家,把曼丽的脚丫子侍弄得清清爽爽,简直比洗 的还要干净!曼丽两脚就舒服地架在银屏背上。
 
  这真是双勾魂荡魄的尤物啊!脚型修长周正,爽润细嫩,这双脚搁在女奴背 上显得是那么的合适,踩在地上都会让人觉得心疼…… 过了会儿,金屏端个紫 铜盆进来,盆里盛着大半的温热牛奶。
 
  这时秋菊跪过来把曼丽的双脚从银屏背上轻轻地捧起,银屏朝旁边跪了跪, 稍直起身,金屏就将盆放在沙发前面。
 
  秋菊将曼丽的两只脚给慢慢放入盆中,小心仔细地捏揉搓洗,金屏和银屏则 各拿根细管,插在盆里用嘴不住地吹气。
 
  「咕嘟咕嘟……」
 
  曼丽的脚底及脚周围弄出很多奔急的气泡,摩挲着东方曼丽双脚。
 
  秋菊洗一会儿,觉得盆里牛奶不太热了,就拿个热水壶小心地沿着盆边给往 里加热水。
 
  女奴们熟练的给她洗着脚,曼丽完全不用交代,自在地和徐莉说着话。 
  她所需要做的,就是女奴要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如她的意了,飞起脚踹女奴。 
  秋菊把热水给加猛了点,东方曼丽不由分说抬起脚「啪啪」地照秋菊脸上便 是几脚! 「死丫头,你想烫死我啊!」
 
  秋菊不敢躲闪,仰着脸让东方曼丽踹,然后一声不响地接着给洗。
 
  洗着洗着,曼丽又一脚踏住了秋菊脑袋,将秋菊的脸踩入盆里,在盆底上使 劲地磕。
 
  「你个死丫头!凉了你也不知道加些热水,想害我呀!」
 
  牛奶顺秋菊脸上往下淌,弄得她前襟都是,她都不敢擦,继续表情平淡地给 曼丽洗着。
 
  「徐莉,你可能有些看不惯我这样对待女奴,这我能理解。」
 
  东方曼丽振振有辞地为她的行为解释说:「这可不是我强迫她们呀,说实在 的,这几个女奴吃我的穿我的,天经地义该伺候我,谁叫她们命贱呢?哼,不想 伺候别人,那她们有本事别让别人养活啊!」
 
  「哪里,我觉得这几个女奴伺候你已挺用心的。」
 
  其实徐莉在心里对曼丽让女奴们服侍的欣赏比对女奴们的同情要强烈些,口 里却这样说连自己都感到虚伪。
 
  「你是不知道,小女奴你越打她们,她们就对你越忠心!而且这几个小贱种, 天生的懒骨头,我要是不勤打着她们点,她们根本不好好服侍我!」
 
  曼丽是何等聪明,其实她在徐莉进门一坐下来,就看出并不反感她的作为, 故而倒有意在徐莉面前显示她的娇气。
 
  女奴给曼丽洗了足足有个把小时,曼丽才「嗯」了声,表示洗的可以了。 
  银屏忙把曼丽的双脚从盆里捧出来,金屏则把盆齐下颏端着退了出去,秋菊 将自己头上的发巾解开,洒下好漂亮的一头秀发,柔软细顺,乌黑发亮,竟长的 直垂到腰际!徐莉正奇怪曼丽让秋菊留这么长的头发并且还这么细心地保护起来 是为做什么,见秋菊已头挨地趴下,金屏将曼丽的两只湿淋淋的脚放到秋菊头上, 然后用秋菊的头发给擦脚!原来是这样!徐莉不由地暗暗赞叹曼丽好会享受! 
  银屏从盒子里取出高跟鞋,过去蹲在曼丽的脚前,捧起曼丽的脚把鞋给穿上。 
  曼丽那脚给牛奶浸的更加娇嫩了,白里透红,看着都感觉香喷喷的。
 
  曼丽穿上高跟鞋,就在秋菊背上踩着。
 
                (二)
 
  成林开始并不在东方曼丽的追求者之列,因为追求东方曼丽是他做梦都不敢 想的事!自打曼丽两年前来这小镇,他的魂就被东方曼丽给勾走了。
 
  他深知自己就算是给曼丽用嘴提鞋都不配,每天在曼丽坐滑竿外出的路上, 偷偷地跟在后面看曼丽几眼就已经很满足了。
 
  成林时常幻想自己变成了东方曼丽的奴隶,跪在地上被东方曼丽鞭打,他竟 抑制不住地有种越来越强烈的想吃东方曼丽的屎喝东方曼丽的尿的愿望!东方曼 丽刚来镇上时,哪里适应得了这地方的落后,倒是曼丽的哥哥很了解她的品性, 在曼丽来之前就专门托人为她找佣人,要求必须是驯顺能吃苦的,所以曼丽一来 就是有人服侍的,而且曼丽很快在她的众多追求者中,选了个才十七八岁的英俊 男孩做她的生活奴隶。
 
  那男孩叫余泉,伺候曼丽的佣人叫梨花,梨花有两个女儿春卉和秋英,如今 分别都已经十六和十八岁了。
 
  曼丽来的那年夏天正赶上暴雨山洪,梨花家的草房和几亩山坡地全被冲毁, 一家人生活顿时没了着落,对于梨花来说这时给曼丽做女佣真是前生修来的福分, 曼丽简直就是她娘仨的救命恩人,她哪里敢有半点儿地不驯顺用心啊。
 
  要说这梨花确实会来事,亲切地把曼丽称做「主人」并认为自己的贱名不配 曼丽叫,请曼丽就叫她「奴婢」曼丽觉得「奴婢」叫起来挺坳口的,干脆叫梨花 「贱奴」梨花欣然地答应。
 
  梨花最怕曼丽嫌她不会做事而不要她,伺候东方曼丽那叫尽心,她宁愿挨曼 丽的打骂也不愿曼丽撵她走!只要曼丽有半点儿不满意的了,梨花就跪在曼丽面 前请曼丽拿鞭子抽她,如不被曼丽打一顿她就会吃不香睡不着,如同害了病似的。 
  曼丽每次打梨花,梨花都快活地呻吟并扭动着,挨打完后总是满脸的舒畅表 情,伺候起曼丽越加有精神!渐渐地曼丽也从打梨花的过程中体会到一种难以言 状的刺激感,皮鞭的脆响和梨花的呻吟让曼丽兴奋不已!发泄完之后出些香汗, 坐在沙发里让梨花跪到跟前给捏揉酸酸的胳膊,可真是享受啊!在家里每回曼丽 解手,梨花都是跪在马桶后面伺候,等曼丽解罢给揩屁股,并说曼丽是贵妇人, 屙的屎都是香的。
 
  曼丽开始以为梨花为讨好她这样说说而已,直到有一次曼丽要屙屎了,梨花 才发现卫生纸没有了,她忘了给买,曼丽大为恼火,把个梨花「啪啪啪」地打了 有七八个大耳光。
 
  「主人别生气,主人要是不嫌弃贱奴的嘴脏的话,让贱奴用嘴给你舔干净吧!」 
  梨花十分诚恳地说。
 
  「舔吧!」
 
  曼丽一是正生气想惩罚梨花,二也是好奇想尝试一下屁眼让人给舔的滋味儿。 
  梨花竟欢喜地忙把曼丽从马桶上扶起,然后跪趴在曼丽胯下伸嘴就给曼丽虔 诚地舔起屁眼儿来,将曼丽肛门上的残屎全都给舔净吃掉。
 
  曼丽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那快感竟与弄前庭有异曲同工之妙!梨花发 现曼丽很欣赏她这样做,越加卖弄地舔着曼丽的屁眼,舌头有力地伸进曼丽肛门 里面挑拨。
 
  梨花非但没觉得半点的肮脏,反倒觉得曼丽的屁股是那样的高贵美丽,她舔 着是那样的如醉如痴!直到东方曼丽说声「好了」梨花还意尤未尽,就象吃了迷 药一般,竟觉得曼丽的屎有种玄女娘娘庙中供香的气味。
 
  「主人的屎真是仙物啊,好香!」
 
  梨花给曼丽提上裙子兴奋道。
 
  「呵呵,贱货!把口洗洗,快过来伺候我。」
 
  曼丽高兴地用脚轻轻踢了梨花一下。
 
  曼丽有了这次的体会,从此大便再不用什么卫生纸了,都是让梨花用嘴给舔 干净,而且开始每晚都让梨花为她口交,把梨花的嘴当成尿盆,夜里有尿都是直 接撒在梨花的嘴里。
 
  梨花喝她尿时那种如同喝琼浆玉液的幸福表情,让曼丽也以为自己的尿对梨 花来说就是甜爽的仙品饮料。
 
  成林和梨花沾些拐弯的亲戚,因此得以有机会帮梨花为曼丽做些事。
 
  曼丽也早看出成林骨子里的贱性,倒也乐得多个奴仆。
 
  「主人,成林老是管我要你屙的屎呢,我也不敢给他。」
 
  梨花跪在地下向曼丽汇报成林的事。
 
  「他要姑奶奶的屎做什么?」
 
  东方曼丽感到挺奇怪。
 
  「哎呀,主人你不知道,这成林想吃你的屎都快想疯了呀!」
 
  梨花不屑道:「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够不够格吃主人的屎呢!」
 
  「哈哈哈!他要那么想吃那就可怜可怜他。」
 
  东方曼丽虽然贱男人见多了,但喜欢吃她的屎的男人以前还真没遇到。 
  这以后曼丽在家屙的屎尿就再没倒扔过了,都让成林梨花两个给吃了。 
  曼丽的屎对成林来说那简直就是美味无比的醍醐,他总是把曼丽的屎含在嘴 里仔细品味着吃下!在曼丽眼里,成林已不再是个人,而是她的一个奴役和施虐 的工具了。
 
  曼丽专门在家具店定做了个沙发式便座,这样她在屙屎时,成林就可躺在便 座下面直接用嘴接她的屎吃。
 
  成林高兴得都不知该怎么谢曼丽,看着屎从曼丽那迷人的屁眼里缓慢挤出掉 进自己嘴里,吃起来更加的妙不可言!曼丽知道梨花还两个女儿后,就让那春卉 和秋英也来伺候她。
 
  梨花感激地给曼丽磕了十几个头。
 
  当时春卉和秋英分别才十六和十八岁。
 
  两个女奴一来,曼丽就给了她们一个下马威,叫她们跪了三天三夜,才让她 们伺候。
 
  秋英就干些外面重活,春卉则做些屋里伺候东方曼丽的细活。
 
  曼丽发现秋英力气很大,突发奇想要那秋英每天用背架背着她外出,然而出 乎东方曼丽的意料,那秋英却不愿意背东方曼丽。
 
  「大人还要女奴背……」
 
  秋英小声嘟哝道。
 
  梨花气的不由分说将秋英拽倒在地,便是通拳打脚踢。
 
  「你个小蠢货想死呀?不识好歹的贱东西!是背又轻又软的主人舒服还是背 又重又硬的柴舒服都不知道了你?」
 
  「这小妮子可得好好教育教育她!」
 
  曼丽狠狠道。
 
  梨花喊来成林帮忙,把秋英扒光了衣服反吊在后院的树上,往死里头打。 
  秋英昏死过去几次又被用冷水泼醒接着打!哭喊着求饶。
 
  「娘你别打了……啊……我背主人呀……我再不敢了……啊……别打我啦… 
  …我背主人我背啊……」
 
  梨花生怕曼丽嫌秋英不好而连她和春卉都一起给撵出门,恨秋英都牙根痒痒, 哪里肯轻易饶秋英?整整打了她一下午!可怜秋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浑身 给打的皮开肉绽没一处好地方,晚上又给吊了一夜,到第二天早上才给放下来。 
  曼丽连着三天没给秋英吃饭。
 
  秋英从小就是被梨花打大的,都给打呆了打怕了,梨花只要一说要打她,她 就会吓得叫做什么都行。
 
  而且秋英经常地挨饿,根本无须这么打她,饿她两天她就乖乖地驯顺!秋英 身上的伤结了痂,东方曼丽给她饱吃了一顿,然后让梨花把秋英叫到跟前,拿鞭 子点着秋英的额头妖声道:「怎么样小贱骨头?是愿意用背架背少奶奶呢还是想 再挨打?」
 
  秋英趴在东方曼丽脚下连声道:「愿意背主人,愿意背主人。」
 
  「哼,真是不打就不知道该怎样伺候少奶奶!」
 
  曼丽踢了秋英两脚得意道:「起来站好了,让她们给你绑上背架,好背少奶 奶!」
 
  梨花令秋英跪伏在地,给她背上绑上背架。
 
  「快跪下,跪下背主人!」
 
  梨花催促道。
 
  秋英麻利地跪下,梨花扶着曼丽坐上了秋英的背架,秋英身子有点矮,东方 曼丽坐在她背上非常舒服。
 
  「主人你坐在她背上舒服不?」
 
  梨花道。
 
  「好啊!不过可别摔了少奶奶呀。」
 
  曼丽有点怀疑秋英能否驮动她。
 
  「主人放心,她敢闪下你看我不扒她层皮!」
 
  梨花一按秋英的脑袋厉声道。
 
  秋英老老实实地跪下来,东方曼丽高兴地一屁股坐到秋英背上。
 
  梨花保护着曼丽一踢秋英叫她站起来。
 
  秋英还真是有力气,憋口气没太费力地就把曼丽驮了起来。
 
  秋英尽力使自己步子放平稳,驮着东方曼丽从前院到后院,又从后院到前院 地来回跑!
 
                (三)
 
  春卉很懂事,特别地会心疼娘,知道为梨花分担忧愁。
 
  东方曼丽看准了春卉的这个特点,采取了软调教法,她要通过折磨梨花来让 春卉主动就范。
 
  夜里曼丽让梨花为她口交时,开始是不让女奴在跟前看的。
 
  东方曼丽为了毁灭春卉的自尊心,使她变成一条听话的小狗,令梨花当着春 卉的面舔她的下身喝她的尿。
 
  曼丽只穿着件豪华的超短连衣裙,手里拿根皮鞭子,两腿劈开躺在舒适的竹 躺椅里。
 
  梨花则脱得光溜溜的跪趴在躺椅前脸埋在东方曼丽胯下,扭动着身子很欢快 地舔着曼丽的阴唇吮吸着淫水。
 
  曼丽大腿夹紧梨花头,两只脚在梨花背上踩。
 
  突然又抓住梨花的头发把梨花往外推,使梨花嘴离开些距离,一泡尿喷出尿 了梨花脸上,梨花忙张嘴追接喝。
 
  春卉见了此情景,觉得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她以为娘是被迫这么做的。 
  「娘!你这是在做什么啊?这不是不把你当人吗?」
 
  春卉流着泪趴在旁边问梨花。
 
  「呵,你个小贱货自尊还挺强呀。不想看那你就滚蛋啊,别吃少奶奶穿少奶 奶的啊!」
 
  曼丽蹬开梨花,并抽了她两鞭子道:「少奶奶强迫你舔了吗?」
 
  梨花转身「啪」给了春卉一个大耳光,恼羞成怒地骂道:「娘平日真是白疼 你了,现在你还看不起娘了!娘伺候主人怎么啦?娘守寡拉扯你们两个吃多少苦, 现在伺候主人好不容易有了幸福,你就难受是不是?」
 
  「不是啊,娘不是啊……」
 
  春卉很少挨梨花的打,她不知怎么惹娘生这么大的气。
 
  「哼,少奶奶不想听你教育女奴。让这小贱货给搅得情绪一点儿都没了,哼, 不用你伺候了!你给我去院子里跪着,什么时候给这小贱货说明白了再来伺候少 奶奶!」
 
  曼丽起身踢了梨花两脚上楼了。
 
  梨花衣服也不敢穿衣服,就光着身子跪到后院的石阶上,跪了两天东方曼丽 还没解除惩罚。
 
  在这两天,东方曼丽就由余泉伺候,每天为她修脚、洗澡、舔屁眼、口交, 东方曼丽还开恩地让成林也和余泉一起服侍她,把成林欢喜的使出浑身解数服侍 东方曼丽,东方曼丽根本就没把这成林当人看,所以让他伺候起来很大方。 
  梨花跪在院子里想着春卉这么不懂事,骂一阵哭一阵,春卉心疼得没法,她 也知道这是曼丽为了叫她伺候而惩罚她娘,只好去曼丽面前跪着恳求饶过她娘。 
  「哼,这么大的姑娘了,就晓得白吃!看你娘伺候人那么辛苦也不知道替你 娘做点事!」
 
  东方曼丽讥讽春卉道,余泉和成林两个跪在沙发前正给曼丽用嘴隔着丝袜舔 吮呵护着脚丫子。
 
  「主人,是我错了!我愿意替娘伺候你,请你饶了我娘吧!」
 
  春卉老实道。
 
  「哎吆,我可不敢劳驾你大小姐伺候呢!」
 
  东方曼丽进一步刺激那春卉道。
 
  春卉哭着把头在地上磕的「嗵嗵」响地恳求:「主人让我伺候你吧,我一定 做好!」
 
  「好,就饶了你娘吧!叫她进来看着你是怎么伺候我的。」
 
  东方曼丽把余泉和成林给蹬开说:「你俩先出去吧,这没你们事了。」 
  余泉和成林恋恋不舍地爬着出去了。
 
  「主人,都是我不好,没教育好女奴,惹得你生气了。」
 
  梨花进来跪在东方曼丽面前检讨道。
 
  「伺候少奶奶你就不要当自己还是人,你就是少奶奶脚下的一条狗!知道吗?」 
  曼丽用脚尖挑着春卉的下颏道。
 
  「是主人……我做主人的小狗……」
 
  春卉忍着耻辱道。
 
  「好学两声狗叫!」
 
  东方曼丽把被成林舔得湿叽叽的脚丫子踩到春卉脸上命令道。
 
  「汪!汪汪!」
 
  春卉强忍着东方曼丽的脚味,脸不敢躲开,乖乖地叫了几声。
 
  「很好!把袜子给我脱了。」
 
  东方曼丽高兴道。
 
  春卉捧住东方曼丽的脚正要给往下脱,东方曼丽「啪」在她脸上踹了一脚。 
  「不许用手!记住以后都要用嘴给姑奶奶脱袜子!」
 
  春卉这时已经完全没有自尊了,马上伸嘴叼住袜尖往下脱。
 
  「真笨,脱个袜子还要姑奶奶教!轻轻叼着袜口往下脱!」
 
  东方曼丽又给了春卉一脚。
 
  春卉就捧着东方曼丽一只脚,侧头叼住袜口,好不容易地慢慢把袜子脱了下 来。
 
  东方曼丽又把另一只脚伸给春卉。
 
  春卉确实挺聪明的,这只袜子脱的比上一只要快许多。
 
  「你这脸蛋挺好看挺白嘛,叫姑奶奶用脚踩着玩玩。」
 
  东方曼丽两只脚就在春卉脸上踩蹂。
 
  春卉脸挺着不动就让曼丽的两个脚丫子在上面肆意踩。
 
  「主人的脚是不是又香又软,踩在你脸上很舒服?」
 
  梨花在旁边看着生怕春卉反抗。
 
  「主人的脚真香!主人你使劲踩我呀!」
 
  春卉觉得东方曼丽的脚柔若无骨,踩在她脸上也说不清舒服不舒服,只是她 明白了梨花话的意思,知道要讨好曼丽。
 
  「把舌头伸出来让姑奶奶夹着玩会儿!」
 
  东方曼丽踩够春卉的脸了。
 
  春卉顺从地张开嘴,把舌头尽可能伸出,曼丽脚趾头夹住春卉的舌头抻扯着, 娇声笑着,又将脚尖猛往春卉口里塞,五个脚趾都伸进了春卉口中。
 
  「给!」
 
  东方曼丽将另一只脚丫子递向梨花。
 
  梨花忙朝前跪跪捧住,伸嘴就要舔。
 
  「啪啪!」
 
  曼丽用脚抽了梨花两个嘴巴子,慎怒地娇骂道:「下面!蠢货,姑奶奶奖赏 你。」
 
  梨花马上羞赧而兴奋地劈开大腿,握着曼丽的脚插进她那松垮的阴道。 
  「你们两个木头呀不动?还要姑奶奶伺候你们吗?」
 
  曼丽照梨花和春卉的头一人一鞭子。
 
  梨花赶紧身子一耸一耸地把东方曼丽的脚在阴道里摩擦,同时不住连声淫叫, 春卉学梨花的样把曼丽的脚含入嘴里大口大口吮着…… 「这小妮子嘴够大,就 是舌头不怎么有劲。从明天开始要好好地练习练习舌头!」
 
  东方曼丽玩够了,十分开心地道。
 
  这倒是正中曼丽的意,她就是要把高跟鞋让奴仆舔,才显出她的尊贵。 
  成林、余泉和梨花自不必说,曼丽那洗濯修饰后的美伦美奂的玉足,他们觉 得自己连吻都不配,只有东方曼丽的高跟鞋他们舔起来才心安理得。
 
  至于春卉和秋英两个,虽说伺候了曼丽这段日子之后,曼丽之尊贵在她们幼 小的心灵里已牢牢扎下了根,春卉也慢慢地喜欢上了让曼丽把脚踩在她的脸上肩 上,吮舔起曼丽的脚丫子也觉得挺美妙的;尤其是秋英,东方曼丽嫌她呆笨粗陋, 很少让她给侍弄贵脚,偶尔叫她给舔次脚,竟会使她产生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梨花和春卉娘俩跪在沙发前给曼丽把两只蛇皮高跟鞋脱下,曼丽脚上的那薄 丝袜汗湿湿的了,春卉忍着味用嘴给袜子脱下来,曼丽象往常一样便把个脚尖往 春卉的嘴里伸。
 
  「主人,我先给你洗洗再舔好吗?」
 
  春卉捧住东方曼丽脚丫子怯怯地求道。
 
  「什么?你个伺候人的小贱货竟还嫌主人的脚?姑奶奶脚再酸对你都是香的!」 
  曼丽一脚把春卉脸踩在地上骂道:「你个小贱货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伺候人! 嫌姑奶奶脚酸,有本事你别吃姑奶奶穿姑奶奶的!」
 
  梨花已经把曼丽的脚尖含入口里开始给舔上了,每天曼丽一回到家,她娘俩 都是例行地跪在沙发前为东方曼丽脱了鞋袜就开始给主人舔吮脚,直到曼丽说声 「好了」才罢,每次都要给舔上一两个钟头。
 
  东方曼丽是汗脚,虽是穿高跟皮鞋坐滑竿,那脚的气味也是挺不小的,不过 脚被皮鞋捂出的味,淡酸里面还带些皮革的清香,而被蛇皮鞋捂出的味,则是种 浓浓地酸酸味。
 
  梨花真没想到春卉会说出这种话来,她不明白春卉为什么会觉得主人的脚酸 呢?主人的脚那是仙物呀,发出的气味也都应该是香的呐!梨花这个气,心里想 春卉在主人这好吃好穿的都给惯坏了,不狠打她两顿她是不会清楚自己应该怎么 伺候人。
 
  「你个死妮子还不快给主人舔?看我回头怎么打你!」
 
  梨花把曼丽脚从嘴里拿出冲春卉低声怒吼道。
 
  春卉伺候东方曼丽这段日子后,挺得曼丽喜欢的,所以在曼丽面前偶尔也撒 撒娇,给曼丽舔脚时故意说曼丽脚酸,曼丽也只轻踢她脸两脚而已,让她继续舔。 
  春卉多聪明,马上认识到今天她说要先给曼丽脚洗干净了再舔错了,这不同 以前嘴上说着曼丽的脚酸,其实挺喜欢闻那种带有皮革香的脚酸味,舔还是用心 舔的。
 
  可这回她错就错在心里觉得主人脚被蛇皮鞋捂得实在太酸了,而她是没有资 格嫌主人脚酸的!梨花那一声怒斥使春卉猛然清醒了,吓得登时觉得曼丽的脚酸 味也不难闻啦,忙伸嘴就去给舔。
 
  「去去去!哼,姑奶奶的脚酸用不起你这娇小姐给舔!」
 
  曼丽一脚踹开春卉,把这只脚丫子也踩在梨花脸上道:「今儿个姑奶奶两只 脚就都赏与你舔了,就是舔到半夜也只怪你个贱婢养的孝顺女儿,长个嘴就是用 来白吃饭!」
 
  春卉知道她娘给主人的脚要直舔到主人睡觉,并且还得被罚跪一夜!让娘替 她受累叫她心里非常地不安。
 
  她忙趴在地上给曼丽磕头央求道:「主人我错了!我再不敢嫌主人的脚酸了 呀!」
 
  「哼!还不嫌姑奶奶的脚酸!姑奶奶的脚怎么酸了?你个小贱货连香都闻不 出来吗?」
 
  东方曼丽气咻咻地骂。
 
  「我错了。主人的脚香,我愿意闻!主人让我给你舔吧!」
 
  春卉顺从道。
 
  「姑奶奶这脚是你个小贱货想舔就舔的?这几天你就用嘴给姑奶奶把袜子含 在嘴里吮干净,先熟悉熟悉姑奶奶脚的香味!每天呢你只能吃两餐稀饭,就用姑 奶奶的鞋子当饭碗。」
 
  东方曼丽不依不饶地。
 
  春卉赶紧乖乖地将曼丽刚脱下的两只短薄丝袜拿起含入嘴里,又主动拿起曼 丽那两只高跟鞋扣在鼻子上吸闻那气味。
 
  「过来!」
 
  东方曼丽看着春卉把手指勾了勾道。
 
  春卉知道东方曼丽这是要打她出出气,老老实实地朝前跪了跪。
 
  东方曼丽舒手从春卉手里夺过一只鞋子,「啪啪啪」地用鞋底照春卉脸上扇 了十几个嘴巴,又把鞋交到另一只手,「嘭嘭嘭」地用鞋跟照春卉头上一通乱敲。 
  春卉就一动不动地硬挺着让曼丽随便地打,两边脸给打得通红头也给打出好 几个包,吭都不敢吭。
 
  春卉知道让曼丽打着玩出气是伺候曼丽的一项重要内容,如果挨打时敢于躲 闪遮挡,那会招来更猛烈地毒打的!成林这时进来,跪在屋中间边使劲吸着鼻子 边赞道:「嘿,主人的脚今天怎么如此地浓香呵!闻起来好不沁人心肺!你们娘 俩可真幸福啊,天天品尝主人的香喷喷的玉足!」
 
  「哼,主人的脚都被鞋给捂成这样了,你就光晓得自己闻着痛快,一点都不 知道着急!真是没良心呀你!」
 
  梨花边吮舔着曼丽的脚边斥责成林。
 
  就伺候曼丽来讲,梨花的地位比成林要高。
 
  「主人啊,你这脚可要保养好啊,回到家脚就不应该沾地了。」
 
  成林朝前跪了跪建议道:「口水倒是滋养脚的,但大人的嘴不如小孩子的嘴 干净,还是让小孩子给舔好。如果主人不嫌弃的话,我让我女儿来给主人舔脚, 主人就拿她们身子当脚垫放脚好了。」
 
  其实成林心里很明白,余泉年轻英俊,在东方曼丽面前他根本没法和余泉竞 争,曼丽能偶尔地把他叫来消遣消遣,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 「吆,你舍得叫 你的宝贝女儿来给姑奶奶垫脚?」
 
  东方曼丽故意激道:「要是给姑奶奶脚舔地不舒服,姑奶奶脚可不会饶她们!」 
  「她们叫什么宝贝?主人你的玉足才是宝贝呐。」
 
  成林十分诚恳地道:「她们能给主人垫脚也算没白来这世上活一场!如果给 主人脚舔得不好,主人尽管怎么打她们!」
 
  「那好呀,你就领她们来先伺候伺候姑奶奶试试看啦。」
 
  东方曼丽轻松地道。
 
                (四)
 
  成林大喜过望,第二天清早就把金屏和银屏给梳洗打扮一番换了身干净衣服, 领到东方曼丽家里来。
 
  东方曼丽并没急着用她们,而是先让她们跪在院子里等候。
 
  「这小贱货也娇气的太不象话了,嫌姑奶奶的脚酸?那好呀,就给她吃香的 喝辣的尝尝!」
 
  上滑竿前,曼丽由梨花伺候着穿衣穿鞋完事,狠狠踢了梨花两脚又吩咐了几 句。
 
  昨晚梨花给曼丽舔脚舔到大半夜才服侍曼丽洗了脚睡觉,梨花则头顶曼丽的 洗脚水跪到院子里直至早上。
 
  春卉嘴里含着曼丽的袜子到现在还跪在院子里呢,曼丽没让她来伺候起床。 
  梨花叫成林帮忙把春卉仰绑在长条板凳上,弄两个湿纸团将春卉鼻孔塞住, 把曼丽的袜子从春卉嘴里给拿出,用根拇指粗的木棍横压在春卉嘴上使春卉的口 闭不拢,然后拿来一大碗辣椒油全都灌进春卉肚里。
 
  「不是娘心狠!娘以前从没怎么打你,现在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呀!不叫你 受点罪,你就不知道伺候主人是多么幸福的事!」
 
  梨花边灌边说着。
 
  春卉给辣得不成好声叫唤,痛苦地身子扭动着。
 
  「啊呜……娘啊我知道……错了……呜哇……我知道……哦……主人的脚… 
  …香了……」
 
  成林已把曼丽的袜子放在嘴上吮吻,金屏和银屏两个跪在旁边看着春卉这情 景,都吓得浑身发抖。
 
  梨花把一碗辣椒油都灌完后,又去搅了碗肥皂水过来接着都灌到春卉肚子里, 然后把春卉从板凳上解下来,让春卉趴到水池边,用手指扣嗓子眼把灌进去的东 西全都再吐出来。
 
  「你看主人心肠多好!」
 
  梨花教育道:「怕把你胃给辣坏了,交代我灌完辣椒油之后再用肥皂水给你 洗洗胃。你可要长记性往后好好伺候主人呀!」
 
  中午曼丽回来,春卉爬到曼丽面前便要给脱鞋袜舔脚。
 
  「哎吆,怎么你个小贱货不嫌姑奶奶的脚酸了?」
 
  曼丽踢开春卉道。
 
  「主人的脚香是种特别的香味,妮子愿意闻呀。」
 
  春卉诚急地求道。
 
  「你先给姑奶奶用嘴洗两天袜子再说。」
 
  曼丽好得意,然后叫来成林娇道:「你那孩子呢,还不快叫进来给姑奶奶呵 护呵护脚丫子?被鞋捂半天了,难受死啦。」
 
  成林乐得屁颠儿屁颠儿地马上把金屏和银屏给领进来,跪在东方曼丽面前。 
  两个孩子虽然很紧张,但却挺熟练地一人捧起曼丽的一只脚,用嘴把鞋子给 脱下,然后又用嘴把袜子也给退掉。
 
  东方曼丽上午坐滑竿去逛了圈街,脚走得酸酸的,两个孩子毫不犹豫地伸嘴 含住曼丽的脚尖就给舔起来!这倒真让曼丽感到有些意外了,不由地暗自心里寻 思着:难道自己的脚真是有仙气,这些贱人就是觉得香?成林越接近东方曼丽, 就越为如何能讨到东方曼丽地欢心而发愁,当他看出曼丽喜欢被小女孩子伺候的 时候,暗暗庆幸老天不负他。
 
  从前他那五个女儿简直就是个累赘,一直是他博得女人青睐的障碍,现在终 于派上用场,可以做为他讨好东方曼丽的工具了。
 
  成林早就准备着把他的孩子们献给曼丽做小使唤丫头了,于是成林每天都把 曼丽脱下的脏袜子及高跟鞋拿回去,让孩子们用嘴给袜子吮吸干净,把鞋扣在鼻 子底下闻,用鞋当碗盛稀粥喝,并在镇上一家发廊里请来个小姐帮他训练孩子。 
  这发廊妹叫何丽娜,才二十一岁,人长的倒文静秀气,成林是看何丽娜脚大 小和东方曼丽差不多,所以请她来代替东方曼丽的,让她穿上曼丽的鞋和袜子, 来训练孩子给穿脱鞋袜的功夫。
 
  每天晚上成林从曼丽那里回来,让孩子规规矩矩地跪好,把曼丽当晚脱下的 脏袜子酸鞋含在嘴里吮洗扣在鼻子下闻味儿,直到第二天早晨何丽娜坐滑竿来。 
  成林请何丽娜坐在床上,叫两个孩子跪到跟前,把曼丽那薄丝袜和高跟鞋用 嘴给何丽娜穿上,成林就在旁边拿根细竹棍监督。
 
  五个孩子轮流地上来训练,但凡动作慢了,或是做的不好不到位了,成林就 会劈头盖脸地一顿猛打!经常把竹棍都打折。
 
 可怜五个孩子就这样地用嘴给何丽娜把鞋袜穿了脱再脱了穿地要训练整整一 
  上午,而下午何丽娜教孩子们做脚部按摩并训练孩子们舔脚。
 
  何丽娜开始是硬着头皮演这角色的,非常不习惯让小孩子伺候她,还指责成 林为讨好女人竟对自己亲生女儿便如此地狠心,成林打孩子她也看不过去。 
  孩子在给她穿鞋袜时,她脚还配合孩子。
 
  「大闺女啊,你可不能宠惯着她们呀!这是害她们!她们只要能为大人做点 把事,给贵人舔个脚穿个鞋袜的这算什么呢?又累不死她们!」
 
  何丽娜也不好不认真了,没两天她就喜欢上了这种游戏,并且渐渐地进入状 态,孩子在她眼里便失去人性而成为会说话的小狗,她开始挑孩子的不是,娇气 地刁难起孩子来。
 
  何丽娜妒忌东方曼丽,便借机拿孩子泄愤。
 
  这可好,孩子们是有的罪受了,每天不知挨多少打,连何丽娜都帮着打起来。 
  成林见金屏和银屏嘴大,舌头又出奇长,伸出竟能舔到自己鼻尖儿,就让她 俩特意去练习舔脚的功夫;而秋菊手好看又细嫩,则专门叫练习脚部的按摩;春 梅腰粗背宽,就让她趴在地上给何丽娜做凳子;迎春还小做不好什么,就躺在地 上给何丽娜垫脚了。
 
  孩子们在这样严厉地训练下很快做的都熟练了,并且在心理上和生理上也都 基本习惯适应了。
 
  曼丽哪里知道成林有这个心计,为讨好她竟费了这么多工夫?只奇怪金屏和 银屏这两个小妮子怎么一点儿都不嫌她的脚脏?由于何丽娜不会享受孩子给舔脚, 所以孩子的舔脚技术并不到家。
 
  但曼丽看好两个孩子的长舌头,开始并未在意她们舔得是否到家了。
 
  「嗯,这俩小妮子还挺不错!姑奶奶就都收下她们啦。」
 
  东方曼丽满意地道:「作为奖赏,姑奶奶正式收你做姑奶奶的『屎奴』。从 今天起你就住在姑奶奶这来吧。」
 
  曼丽考虑成林和梨花两家孩子共同伺候她,有个竞争更利于调教,反正就管 个孩子们吃穿这对她来说不算问题,曼丽越发觉得自己英明,来重庆这地方安家 太对了!成林激动得「嘭嘭嘭嘭」地头在地板上磕个不停,额头都渗出血。 
  「哎,行了行了你,别把姑奶奶的上好胡桃木地板给磕坏了!以后要好好表 现。」
 
  东方曼丽此时心情特好,不再觉得成林那么讨厌了。
 
  「谢主人,屎奴今后一定严加管教孩子,让她们把主人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成林积极表着决心。
 
  成林曾担心曼丽讨厌他那几个孩子,所以没敢一下把五个孩子都领来。 
  他要先让金屏和银屏把东方曼丽伺候得离不开她们,然后再把其他三个孩子 献上来。
 
  曼丽对金屏和银屏的新鲜感一过,对两个孩子的舔脚技术要求开始严起来。 
  孩子在给她舔脚时稍有让她不满意,舌头抽吐的频率慢了,力度不够了,把 她的脚趾含的不够深了,脚给她抬得太高了……她都要给予严厉惩罚。
 
  曼丽总是叫梨花去打成林的孩子,梨花倒也毫不手软,轻者用那大号的缝衣 针扎孩子的舌头、内嘴唇,每次都扎上十几二十几针,不弄得孩子满口流血都不 肯罢手;重者则把孩子扒光衣服反吊在院子里大树上用皮鞭一打就是半天,每次 都把孩子打得皮开肉绽,十天半月伤才养愈。
 
  金屏和银屏在这种强化地训练下,整天就想着如何给东方曼丽脚舔舒服,甚 至连做梦都是哪次怎样舔得东方曼丽开心了,哪次又什么地方舔得不对了而挨怎 样地打…… 不知不觉地孩子迷恋上曼丽的脚了,一天不舔就心里发慌吃不香睡 不安的,觉得曼丽的脚是那样香,每回一含在嘴里就如醉如痴呀感觉不到自己的 存在了!孩子给曼丽舔脚是无须曼丽交代该怎样去弄的,她们已经会读曼丽的 「脚语言」了。
 
  曼丽的脚的哪个地方怎么稍微动一下,她们就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姿式以什么 样的动作去给曼丽舔吮啃啮脚的什么地方。
 
  孩子感到最幸福的时候,就是给曼丽舔完脚后,被曼丽用脚丫子在它们脸蛋 上赞许地轻拍几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很Q的电鱼 金币 +3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1-19更新.

    广告合作qq:3529437977